品读“天一”侨批


   引言:在漳州民间广为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著名的侨批信局天一信局初创时期,老板郭有在一次运送批款时,船遇台风而沉没,所押送的800多个银元全部沉入大海,郭有品获救后,回到家乡毅然变卖家中财产,一一赔付华侨汇款。“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天一信局的口碑由此不胫而走,赢得众多华侨和侨眷的信赖。
   如果不是在侨乡角美镇流传村亲眼目睹,很难想象,在闽南的一个普通小村庄里,竟然坐落着清末民初闻名海内外的侨批业巨擘——天一信局总部大楼建筑群。
   走访漳州市台商投资区角美镇流传村,曾称霸民间侨批业半世纪的“天一信局”总部旧址就在九龙江入海口的流传村内。据记载,清末时期,旅菲闽籍华侨郭有品从“水客”做起,为旅菲华侨递送侨批回国。后来,郭有品渐渐因诚信受到更多华侨的信任,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在家乡流传村创办“天一批郊”,成为中国较早大规模经营东南亚信汇、票汇、电汇的民间银信局。
   光绪十八年(1892年)郭有品在流传设立总局,在厦门、安海、吕宋(今菲律宾)设立3个分局,随后发展到国内外33家分支机构。在中国邮政发展史上,“天一批郊”的成立,比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成立的大清中华邮政局还早了16年。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天一批郊”向厦门大清邮政总局注册,改名为“郭有品天一汇兑银信局”。从现代眼光而言,天一信局堪称闽南最早的近代形式跨国企业集团。
   天一信局以其经营时间长、海外网点多、影响巨大,在闽南邮政史、金融史、华侨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在闽南地区发现的不同时期、各具特色的天一字号侨批封中,有迄今发现的时间最早的清末天一局回批,有天一总局及国内外不同分局戳记的批封。品读它们,可以感受天一信局曾经有过的辉煌,看到其历史演变的真实记录。
   规范投递行为的告示戳
   在一件1921年由菲律宾华侨潘新哲寄往潘厝社栖栅角(今台商投资区角美镇)的侨批封(图1)上,盖有两方流传天一总局的告示戳记,其一为:“郭有品天一汇兑银信总局,兼理邮政,分局要信,逐日发付,设法异常,专分大银,无取酒资,无甲小银,住龙溪廿八都流传社。”另一方信戳分天头、地格,天头的内容是:“本局无写批之例,贵客须知”。地格的内容是:“谁敢假冒本局之伙,向批家回信,勒取工资,天厌之,尚有此情,请注明批皮示知,以便究办,此布。庚申流传天一局再启”。封背还有始发的帮次及流传局的信戳,信戳为圆形,分三格,上下格分别是“福建”及“流传”,中间是流传局收到的时间“十年六月十七日”。
   天一信局在侨批的收递过程中,专门制定了一整套严格的规章制度。“分局要信,逐日发付”,表明天一信局十分注重时效,收信时,信局还要在信封上写上编号、设簿登记,同时发给寄批者“票根”,以备查询。在侨批上加盖“无取酒资,无甲小银”信用戳,说明当时存在邮差索要小费的现象,天一信局加盖信戳告示,其用意正是在
   于规范邮差的投递行为,树立天一的企业信用文化。
   安全快捷的天一批
   这是一件由菲律宾天一宿雾分局经泉州安海寄往晋江的侨批封(图2)。该封的抬头写有“至晋江南门外坑东乡”,收信人是“吴益贤”,汇去龙银壹拾元,寄信人是“吴文栋”。背面盖有:“天一汇兑银信局,宿雾黄雅焱理信”印章,及国内安海局的邮戳,邮戳有英汉文“安海”及时间“六年六月十九日”,左上角是毛笔书写的中国数码字,内容是一九一七年农历六月十二日寄,六月二十五日到,左下方是该批的帮次。
   从这封侨批的始发时间1917年7月9日到收到时间7月22日计算,华侨吴文栋从菲律宾宿雾寄出到安海的时间仅仅用了13天,与当今的国际普通邮件相比也慢不了多少天,从当时的运输条件来看,这应该算是一件“快递邮件”了。
   天一信局除了注重安全快捷的投递外,还实施周到的便民服务。在海外收寄信款时,对于远途而来的寄批者,信局还招待食宿。如果华侨急需汇款而又一时款项不能周转时,还可根据其信用由信局垫付,等侨眷回批到时再向其收回垫款。对于一些行动不便的侨眷,天一局的信差提供细致周全的服务,使侨眷足不出户也能稳妥收到批款。
   “双保险”的回批封
   这是件盖有龙溪天一分局戳记的清末回批封(图3)。回批由龙溪县寄菲律宾三南甲,是林文华寄给弟弟林文国的回批。信封正面左上方盖有“郭有品批馆住龙溪局”信戳,信戳分三行竖排,部分字迹不清,右边有“垊住洲仔岸院前,烛店郭水仁代理”戳记,信封背面有“鸿吉辛丑十一月二十八日打铁行帮”,农历辛丑即光绪二十七年,也就是1902年1月7日。
   现今的邮政挂号在寄信时收有回执,而侨批却有比双挂号还稳妥无误的“回批”。它是国内侨眷收到侨批后寄回给国外寄批人的回信。“回批”封规格一般比较小,当海外侨批送达国内侨眷手中时,侨眷收批后就要马上回批,回批再经侨批局传递到寄信人手中,只有当寄信人得知家人已如数收到钱物时,这样带有往返功能的侨批才算稳妥地走完了它的全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一信局的告示戳里标注有这样一句话:“本局无写批之例,贵客须知”。初看这句话,让人感觉天一信局似有不近情理之嫌,水客(信差)替不识字的侨眷代写回批是人之常情,而天一信局居然是“本局无写批之例”。原来有一些不道德的水客,看到侨眷不识字,在给国内侨属递送批款时就故意将来批的金额说少了,代写回批时,嘴巴念侨眷少收到的金额,而在代写的回批上又写成来批的款项,这样水客就可以从中贪污其中的差额。因此,为了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天一信局就特别在其告示戳里附加“贵客须知”警示句。
   代理邮政业务
   在一件1917年从海外寄“潘厝社栖栅角”母亲黄氏的侨批中,封背上方盖有“郭有品天一总局住龙溪流传社理信,专分大银,无酒资”的“天一流传局”圆形信戳(图4)。此批下方盖蓝字长方形信戳,内容是:“流传邮寄代办所,挂号民局包封信件”。
   侨批业作为传递银信业务的一种特殊的通信行业。早期的侨批都是由水客自行携带,自由出入国境,不受任何限制。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大清邮政官局成立。1899年颁布的《大清邮政民局章程》中规定:“案查欧美各国邮政事宜,统归各国之政府经理,不准商民寄信为业,以期利权不致外益……除挂号民局外,所有商民人等不得擅自代寄邮政局应送之信件,违者罚银五十两。”
   当时国内民信局传递的一般都是国内邮件,而侨批局传递的却是海外银信。侨批局既能上门揽收信款,又可为不识字的华侨代写书信,甚至代垫款项,其周到的服务是官方邮政系统难以实施。后来大清邮政将包括侨批局在内的民营信局纳入其管辖范围,此时天局顺势而为,向官方进行注册,开始代理邮政业务。民国后,我国邮政加入“万国邮会”,与各国互通邮路,邮政业务日益发展。
   此信戳说明了早在1917年之前,天一信局已兼营邮政业务。天一信局为适应邮政发展的新形势,不断完善运作方式,其部分经营亦利用邮政系统,建立了一套揽收、承转交接、委托分解的机制,由此天一信局业务得到稳步的发展,该信戳为早期侨批业转型过程中的一件珍贵实物。
   厦门为闽南侨批业中心
   这件盖有厦门天一分局信戳的侨批封(图5)。是1926年从新加坡寄往厦门禾山刘坂棣头社,由黄清水寄给叶天报官收。信封背面有:“丁卯十二月初五日”,和信封批号、帮次,下方有
   “天一厦门局”圆形信戳,内容有“天一局”“郭有品”“帮号”及“住厦门水仙宫理信,专分大银,无取酒资”字样。
   鸦片战争后,厦门成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时闽南人到海外谋生,多数通过厦门港出洋。厦门成为闽南经济金融中心,是华侨出入口岸和国际邮递口岸,闽南侨汇承转局均设在厦门。据估算,在1905-1919年间,由厦门承转的侨汇(包括当地解付部分)一般保持在1800万银元左右。
   光绪十八年(1892年),厦门海关设立,郭有品随即在厦门港仔口街设立分号,这是天一信局设立的首批分号,天一信局的大部分批信都是经厦门接转。据史料记载,1898-1901年间,厦门海关共收邮件1018570件,汇票93442美元,其中近一半是通过天一信局转递。这些盖有厦门天一分局戳记的侨批见证了厦门为当时闽南侨批
   业中心。
   天一信局的联营网络
   这件盖有新加坡天一分局信戳的侨批,由林建松从马来亚叮加奴寄往海澄三都山仰社给内弟陈文楫转陈氏贤妻收。封背盖有“天一叻局”信戳,内容有:“黄琼瑶天一局实叻、大坡源顺街门牌□”,及“叻帮发”字样。封背盖有厦门“源裕信局”和“联安信局”信戳(图6)。
   侨批局有头盘局、二盘局和三盘局之分。前者是南洋收汇局的分局或联号,后者是南洋收汇局的代理局。头盘局不但承转收汇局侨批业务,多数还兼营二盘局业务,有的还兼办总局联号汇兑调拨。三盘局一般是专门接受承转局委托,经营派送业务。
   在侨批业经营发展过程中,各侨批信局既存在竞争,也有合作和联营,构成民间协作网络。天一信局除了自身强大的网络机构外,也与其它信局存在着联合。这件天一侨批到国内后并没有由厦门的天一局接转,而是转由“源裕信局”和“联安信局”代为转递,这一方面是由于侨批业的发展,天一信局已无法满足大量增加的侨信业务,另一方面是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主此,当时厦门成立了侨批同业协会,规范信批经营行为,为此笔者判断这是一封天一信局由盛转衰时期侨
   批。
   结语:诚也信用,败也信用。天一信局因诚信经营以及规范的管理而成为闽南侨批业翘楚。1928年1月19日,天一信局因挪用山票炒汇以及在经营中严重受挫宣告关闭,经营了48年的天一信局退出侨批舞台。
  
   □林南中
   摘自《侨批文化》2017年第2期(总第27期)
  
  
(录入日期:2018年8月14日)
w 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到侨批文物馆调研
w 中国名家画院副院长梁德洲参观侨批文物馆
w 中国华侨华人研究所所长张春旺参观侨批馆
w 汕大学生参观侨批文物馆
w 厦门市思明区侨联主席苏枫红等一行到侨批文物馆参观
w 陈克湛先生捐赠的昔年南洋华工“猪仔钱”吸引前来侨批文物馆参观的海外学子
w 新加坡克信女中的学生由老师带领到侨批文物馆游学
w 印象侨批
w 侨批就是诚信的代名词
w 陈云腾的产业档案
w 侨批“富矿”的“开采”向纵深掘进
w 梅州侨批尘封的“下市话”轶事
w 品读“天一”侨批
w 可贵的开端:馆藏侨批的解读研究——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侨批文物馆资料丛编》出版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泰国沈桃仁寄广东澄海沈树然侨批
  •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