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北科、陈南科其人其传

提要:从史学的角度,考证陈北科、陈南科两个真实的历史人物,避免读者将文艺作品的人物视同历史人物。陈北科、陈南科的真实姓名分别是陈洸、陈江,记录在潮阳区贵屿镇华美村陈氏世序族谱中。本文解析了北科、南科以及陈北科“国舅”的由来。还解开了陈洸去世后,陈洸一脉迁徙他乡之谜。
   关键词:陈北科陈南科考证解析
   2002年,本人根据潮剧剧本,改编撰写了《国舅爷善解两世仇》的潮剧艺术片的剧本。在撰写此剧过程中,我涉猎到不少关于陈北科的传奇故事,如陈北科认姐、贵屿国舅府、贵屿街路棚。还搜集到不少源自于陈北科的俗语故事,如“皇宫厝潮州砌”、“贵屿离城七铺”、“喝戏”、“放泡屎请通乡里”等等。由此激发了我对陈北科更大的创作热情,以这些民间传说和故事为基础,设计了陈北科的人物性格,将其刻划为机智幽默型的历史传奇人物,创作了20集潮语电视连续剧《传奇国舅陈北科》。该剧于2013年在潮阳区新闻出版广电局的支持下,筹集了部分社会资金资助拍摄,将其搬上电视荧屏。陈北科一剧中,陈南科是主配角,贯穿全剧。真实的陈北科、陈南科两人之间的关系,确如剧中所述,是潮阳(现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华美村陈氏第十二世祖的叔伯兄弟。
   两个在地方志上留墨不多的潮汕先贤,却在民间留下丰富的传说和故事,成为潮汕地区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一般的读者容易把艺术作品与历史记载混淆,将艺术作品中的人物当作历史人物。有鉴于此,我认为有必要将我在创作电视剧过程中涉猎到的陈北科、陈南科的情况整理出来,一则从史学的角度,证实陈北科、陈南科这两个真实的历史人物,满足读者对陈北科、陈南科的历史认知;二则厘清艺术创作与历史记载的界限,避免一些读者将文艺作品的人物视同历史人物。
   一、陈北科、陈南科确有其人吗?
   可以确切地说,如果从史志上搜寻和考证,潮汕历史上并无陈北科、陈南科。但从诸多的史籍和口耳相传留下来的民间故事,则可以确切地说,陈北科、陈南科确是潮阳明朝年间真实的历史人物。他俩的真实本名,一个叫陈洸,一个叫陈江。
   潮阳区贵屿镇华美村陈氏有记录族谱的传统,其世序族谱记录如下:
   吏科左给事中府君讳洸,字世杰,号东石,行十四,严绅公之子,领正德丁卯科乡荐,登正德辛未科进士,授吏科给事中。生于成化十五年己亥正月十二日,卒于嘉靖十二年癸巳六月廿六日,享年五十五。
   户科给事中府君讳江,字世殷,号珊潮,行八,敕赠给事中,东园公长子。由本县庠生领弘治辛酉科乡荐,登正德甲戌科进士,授南京户科给事中。生于成化十一年己未十月十八日……(陈江卒年在族谱世序中没有记录,但据其他资料所记,应是卒于嘉靖二十九年之后,是一个长寿者。)
   陈洸和陈江的进士出身,可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①一书中查到出处。该书记载:明正德六年(1511年),陈洸在这一年度的科试(辛未科)中金榜题名,位列二甲第166名。明正德九年(1514年),陈江在这一年度的科试(甲戍科)中位列三甲第47名。(同①)
   潮阳区(原潮阳县)的清本木刻县志也分别载有陈洸和陈江分别考中进士和出仕为吏的记录,与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和贵屿华美陈氏族谱的记录一致。
   此外,贵屿镇华美村陈氏族谱的《科甲志恩命录》,分别对陈洸和陈江记录如下:
   陈洸(十二世),字世杰,号东石,明正德六年中二甲进士,登吏科左给事中,后升大理寺少卿、按察使司佥事等衔,恩封“征仕郎”、“黄门侍郎”、“紫阁名臣”等。
   陈江(十二世),字世殷,号珊潮,明正德九年中三甲进士,登南京户科左给事中,恩封“征仕郎”、“黄门侍郎”、“紫阁名臣”等。
   二、为何陈洸被称为陈北科,陈江被称为陈南科?
   如今的贵屿华美陈氏宗族,其后裔子孙供奉两个祠堂,一个是祭祀陈北科,后裔子孙称为北祖;一个是祭祀陈南科,后裔子孙称为南祖。为什么不直接称先祖讳名洸和讳名江,而以南祖、北祖祭拜。史籍上(包括陈氏族谱)对此没有记录,仅据陈氏后人解释如下:
   明朝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发展的鼎盛时期,在逐渐建立完善的三级学校制度和乡试、会试、殿试三级考试制度的同时,分别实行南北卷科考制度,在北京和南京两地轮流,每隔三年会考一次。陈洸参加的正德六年辛未科考试的考场在北京,于是,后裔子孙一则避名讳便尊称为北科。陈江参加的正德九年甲戍科考的考场在南京,后裔子孙便尊称为南科。如此一代代传下来,陈洸就成为陈北科,陈江就成为陈南科。
   三、流传下来的陈洸和陈江的其它史料
   在贵屿华美陈氏族谱,留下诸多与陈洸和陈江相关的史料。
   1、两封进阶征仕郎的朝廷文书
   敕封陈洸为征士郎:
   敕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尔,吏部给事中陈洸,孝敬成性,端谨褆身,拔俊贤科,心不忘于高尚,抡才图任,官守列予谏垣,忧时之虑,每周建议之言甚切。至于莅事,较较而公道弥彰。临廷会议而佥言秉直,行与文而并著,名兼实与交孚,最考方书,渥恩施布,非独视贤劳之勤,亦以著简拔之怀。兹特进尔阶征仕郎,锡之敕命。
   敕封陈江为征士郎:
   尔,吏部给事中陈江,拔俊贤科,列官进闼,建明国是,义切于忧,时纠官非,心实严于奉职,固掭持之既茂,肆阅历之寝深,预加锡命之褒,奚俟陟明之考,兹时进尔阶征仕郎,锡之敕命。
   2、若干朝廷恩抚悼文及封赠诰令
   陈洸和陈江都是科举高中、入朝为官的人,属于朝廷命官。按照明朝的官吏制度,大小官员都享有一定特权。如:官员本人或父母去世,朝廷必须发个悼文;用敕封形式对不同官阶的官员的祖母、母亲、妻子分别封赠“诰命”、“淑人”等等。在陈氏族谱中,留有陈江父亲去世和陈洸、陈江去世时朝廷的悼文,留有朝廷给陈洸发妻郑氏(邹塘人)、继室郑氏(深浦人),以及陈江母郭氏、发妻柯氏、继室彭氏敕封“淑人”的诰令。
   3、族谱里与陈洸、陈江有关的“纪事”
   ○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正月,县令宋之(“之”字应是“元”字,该族谱记录有误)翰(注)、县拯唐爵、主簿沈境在潮邑大街为东石公、珊潮公建“双凤鸣阳”石坊。东向书“进士”,西向书“黄门”,至高四尺二四。
   ○明嘉靖三年(1524年),十二世东石公复职吏科左给事中。
   ○明嘉靖五年(1526年),东石公珊潮公回乡“奉旨庙祀”,祭拜列祖列宗。
   ○明嘉靖六年(1527年),奉旨建“黄门第”。
   ○明嘉靖十年(1531年),东石公荣归梓里,旨封为“紫阁名臣”。
   ○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礼部尚书霍韬至吾里,旨奉“立朝风载”匾给珊潮公,宣召珊潮公回京任旧职,珊潮公二次托辞不出。
   ○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珊潮公自费捐三百余两建大宗祠……经二载乃成。
   ○明嘉靖十八年八月,赐进士翰林院编修、国史实录纂修官萧舆成为我撰《桂江陈氏祠堂记》,同年九月十二世祖珊潮公作“谱序”并重修族谱。(陈氏族谱现留存萧舆成《桂江陈氏祠堂记》和陈江《谱序》文本。)
   4、陈洸和陈江的两首诗
   陈洸的诗为:谒双忠圣王
   仰谒王庙吓吓容,满堂浩气霭烈红。
   当年忧国功无异,此日保民泽犹同。
   显彼威灵尘俗外,于昭感应祷求中,
   李家事业今何在?惟有双忠仍旧雄。
   陈江的诗为:后山八景诗
   石鼓中虚里自鸣,苍峰叠耸挂旗旌。
   贵人帽石千古在,玉屏翡彩不解形。
   竹洞龙空透地轴,虎口长嘶啸月明。
   仙翁遗迹留名胜,安仁石室满钟声。
   四、陈北科和陈南科的仕途
   从嘉靖十年(1531年)陈北科辞官回乡,至嘉靖十二年(1533年)55岁去世,倒推其正德六年(1511年)考中进士后出仕入职,在朝为官累计正好20年,跨越两朝皇帝,一朝是玩性出名的正德皇帝的后十年,一朝是在位46年的嘉靖皇帝的前十年。这20年间,与陈北科同朝有一个被称之为“明朝一哥”的王阳明。王阳明在批判性地继承和弘扬儒学思想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心学体系,却被当时掌控朝政大权和主导主流意识领域并自诩正统的理学派视为异端。因此,由于王阳明受到排挤和打压,作为王阳明弟子的陈洸,自然也受到牵连。
   在《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下册三十三卷•年谱一有如下记录:
   是年,穆孔晖、顾应祥、郑一初、方献科、王道、梁谷、万潮、陈鼎、唐鹏、路迎、孙瑚、魏廷霖、萧鸣凤、林达、陈洸及黄绾、应良、朱节、蔡宗兖、徐爱同受业。③
   证明了在这一年里,共有包括陈洸、穆孔晖、黄绾等二十人“同授业”王学,成为王门弟子。这一年是正德七年,在京师的王阳明官升考功清吏司郎中(吏部的下设机构,官阶从五品)。这一年的陈洸,是中考致仕的第二年,拜吏部员外郎的王阳明为师也是顺乎自然的事情。同在《王阳明全集》二十四卷•外集六,有一篇题为《书陈世杰卷》,是王阳明给陈洸的复函。字里行间,是一个老师对学生的循导。开篇就说:“尧允恭可让,舜温恭允塞,禹不自满假,文王征柔懿恭,小心翼翼,望道而未之见;孔子温良恭俭让;盖之古圣贤未有不笃于谦恭者。向见世杰以足恭为可耻,故遂入于简抗自是。简抗自是则傲矣,傲,凶德也,不可长。”这封复函最后说道:“终日但见己过,默而识之,学而不厌,则于道也其庶矣乎。”④
   《王阳明全集》的这两则与陈洸直接关系的记录可以得出两个判断:一、陈洸是王阳明的弟子;二、陈洸(至少在中考致仕之后)是一个恃才傲物的人。作为一个在朝中受排挤一派的官员,加上性格上的孤傲,陈洸的仕途并不顺畅。在任户科给事中后的次年,升任王阳明所在的吏科任左给事中。第二年王阳明离开吏部回杭州,或许因王阳明离任不久陈洸便辞官闲赋在家。
   除了作为王阳明的弟子受到排挤之外,陈洸还卷入了嘉靖皇帝与内阁首辅杨廷和等权臣的“大礼议”之争。记录明史的《明鉴易知录》中有一段关于“左顺门事件”的记录:
   ……杨慎王元明乃撼门大哭,一时群臣皆哭,声震阙廷,上大怒遂命逮。击马理等凡一百三十有四人,于狱何孟春等八十有六人,姑令待罪总贰佰有二十人。命考讯丰熙等八人编伍。其余四品以上者则夺俸。五品以下者杖之。于是有编修王相者一百八十余人各杖有差。编诏上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尊号曰“皇考恭穆献皇帝”。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曰“圣母章圣皇太后”。纪初,给事中陈洸言事杵意,出为按察司佥事。至是上言曰:“陛下察几致决,毅然去本生二字,有人心者,咸谓始全父子之恩,无不感泣。”上悦复以洸为给事中。⑤
   这段文字记录了陈洸在“左顺门事件”中的立场和站队。显然,他属于拥戴嘉靖皇帝的“大礼议”派,但当时朝政基本为“继统”派执掌,“大礼议”派的陈洸属于朝臣中的少数派,所以,他虽然在这一年复职,数年后即嘉靖十年又辞官回家。
   至于陈江,也是仕途不畅,官运不享,在南京户科任给事中8年,于“嘉靖(二年)癸未年,以养病乞恩家居,铨部两次催促,俱以疾辞不起。”嘉靖二十年(1541年),时任江西信丰知县的李朝会,给尚健在的好友陈江写传。其中写到“嘉靖壬戌年,朝廷尊号太后,欲去‘兴献’二字,先生抗论,累陈大礼,以情恩分义,反复千余言,大为朝臣黄公恐等称赞。”显然,陈江也被卷入了嘉靖与朝臣的“大礼议”之争,但他选择了急流勇退,辞官为民。此后,朝廷虽然两次召他入职,他都“疾辞不起”。陈氏族谱的诸多资料,还记录了陈江是一个关心梓里、热心公益之人。他曾多次牵头,捐田捐银,支持祠堂重修、开辟后山等公益项目,是陈氏族谱中留下美德善行记录最多的先祖。
   五、陈北科“国舅”的称谓何来?
   陈北科的“国舅”何来?各类史籍方志,均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却在潮剧中有两出关于陈北科的剧目。一出是《陈北科认皇后》⑥,一出是《陈北科巧解翁侯案》(同⑥)。“国舅”就出自《陈北科认皇后》一剧。剧中交代得很清楚,陈北科是假国舅。剧情说的是:陈北科在上京科考途中,与过继到他乡承祖的贵屿人陈其荣一路同行,义结金兰,不料陈其荣患病不治,弥留之际告知一个秘密,当下的皇贵妃是他的胞姐。于是,陈北科进京后假陈其荣之名进宫认姐,国舅由此而来。
   《陈北科认皇后》一剧是根据潮阳民间故事改编而成。作为民间故事,受众喜欢剧中心存善念、有情有义、聪明机智的陈北科。至于国舅的真实性来源,已经无关紧要,只把他当作传说就够了。
   六、新发现的陈北科后裔
   在贵屿华美陈氏族谱,陈洸只有一子,单名柱,族谱中记到陈柱这一代人就没了接续。陈洸终老之后,陈柱的家眷无一字记录。由此,陈洸一脉的去向就成为一个谜。三年前,笔者就已经写好了此稿的前五部分,对于寻求陈洸一脉去向之一直不愿放弃,是相信对于守土重迁和祭祖成习的中国人,不会轻易失却族系接续传承这类重要的信息,总有一天能够寻找到。
   笔者经寻访健在的华美陈氏老人,他们说祖上有关于陈洸一脉迁徙到海陆丰一带的说法,在每年一度的祭祖活动中,也有来自海陆丰的族亲。根据史料分析,我认为这一说法成立。为什么陈洸一脉会迁徙他乡,原因大约如此:作为王阳明弟子的陈洸,和王阳明在世时遭受执掌朝权的“继统”派排挤一样,陈洸生前也与“继统”派的潮阳县令宋元瀚多有派争之嫌,故在陈洸去世后,家人难以在宋元瀚辖下安生,不得不举家迁徙。
   2018年11月,我有幸参加惠来县葵潭镇陈氏大宗祠重建重光活动,认识了陆丰市陈氏总会会长陈瑞杰,说起寻访陈洸后裔一事,他当即表示支持。随后将这一消息在海陆丰陈氏宗亲中发布,几天后得到回应。陈洸的儿子陈柱举家迁出后,在现今陆丰市博美镇花城村肇居,又从花城村分衍海丰和陆丰三处,传至民国壬午年共绵延了十二代,他们的共同始祖就是来自华美陈氏的十三世祖陈柱公。正好接续了十二世祖洸(东石)公。12月初,我专程到陆丰市博美镇花城村陈氏宗祠,一进宗祠,便见到悬挂于大厅中梁上“紫阁名臣”的大匾,匾的右侧题注“嘉靖壬午钦封大理寺少卿陈洸”。宗祠大厅正中牌位,供奉着贵屿华美十三世祖、博美镇花城村陈氏一世祖石涯(即陈柱)公。我带回了一本民国壬午年手写陈氏族谱的复印件,经查对,族谱上一至十二世祖的名讳均与潮阳贵屿华美陈氏族谱一致。由此可以确认无误,陈洸去世后,陈柱带领家人迁徙至这个村居,肇始了潮阳贵屿华美陈氏在海陆丰子孙传延。
  
   李义恩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2月24日)
w 本中心举办的潮州歌册校园吟唱海选活动圆满收官
w 本中心传播办等单位慰问抗战老兵
w “潮汕文化传播基地麦微纯潮州歌册工作室 ”挂牌
w 研究中心举行“灯谜进校园工作座谈会”
w 研究中心“潮州歌册培训基地”在海棠中学举办开班仪式
w 善堂跟进汕头埠——以汕头诚敬善社为例
w 潮汕善堂闪烁着的爱国主义光辉
w 儒学在萧氏四序堂
w 略谈潮汕的宗祠文化
w 认祖归宗的“寻根指南”——回眸潮州古民居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 (抗疫三字经)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第三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州歌册 第二辑)1
w 阻抗新冠肺炎疫情战歌(潮汕歌册)1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潮汕侨批业研究》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6期
w 《侨批文化》第32期
w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4期
w 《侨批文化》第31期
w 《侨批文化》第30期
w 《潮商潮学》2020年第2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