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潮汕,作为一个区域的名称,早已为人所知。这里独特的文化现象,也为人所津津乐道。但鲜有人能够说清楚,潮汕地区历代出过哪些杰出人物,他们又是如何尽自己的努力为潮汕的发展添砖加瓦?
  
   “我们在编撰此书时,多次为了某个颇有争议的历史人物而争吵起来,甚至争得面红耳赤,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客观、真实、准确地写出这位历史人物的事迹与贡献。”近日,汕头市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负责人陈荆淮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陈荆淮所说的“此书”,指的是汇集众多潮学研究者智慧、历时4年打造的《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近日,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于为该书举行了首发仪式,并向潮汕三市的部分文化、教育部门以及有关单位赠书,受到社会的关注和好评。
  
   据了解,对潮汕地区而言,《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填补了该地区“长期以来缺乏一部比较完整、比较系统全面的潮汕历代人物志书”这项空白。随着它的成功面世,陈荆淮与该书编委会成员肩上的担子终于轻松些许。
  
   然而,陈荆淮并不就此闲下来。据他介绍,潮汕人物辞典的近现代卷不日也将列入研究中心的重点计划,届时,中心再组织成立一个编委会,陈荆淮等人也将开启新的征程,投入到新一轮的编撰战斗中。
  
   文/图:南方日报记者张伟炜
  
   两大因素成编撰辞典“内驱力”
  
   84万余字、800多页、5000多位历史人物、一目了然的索引、言简意赅的介绍……采访时,陈荆淮向记者展示新出版的《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淡淡书香扑鼻而来。他说,“别看书上那短短的几行人物介绍,这些都需要研读过大量的书籍才能写出来。”
  
   回忆起4年前筹备该课题的场景,往事历历在目。原来,2015年初,该课题是由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顾问、原汕头市教育学院院长杨方笙教授提出。陈荆淮开玩笑地说:“老实说,刚接到这样的任务的时候,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因为我深知这是一项系统且庞杂的任务,难度大、耗时长。”
  
   “之所以要编撰《潮汕人物辞典》,是因为我们始终认为,在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事业中,人是第一因素。潮汕的乡土开辟,经济的兴盛繁荣,文化的发达成长,环境的改善优化,精神生活的充实丰富,都离不开千千万万人民尤其是杰出人物的努力。”从杨方笙教授为该书所作的《序言》,可窥探出他的初心。
  
   在陈荆淮看来,杨方笙教授并非潮汕人,今已94高龄却仍然心系潮学研究,这种精神非常值得所有潮学研究者学习,也给陈荆淮极大的鼓舞。此外,陈荆淮还指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客观因素:长期以来,潮汕地区缺乏一部比较完整、比较系统全面的潮汕历代人物志书。
  
   据了解,潮汕地区曾被宋代陈尧佐誉为“海滨邹鲁”,历代不乏杰出人才,潮汕人创造了在中华文化中独具鲜明特色的潮汕文化,而有关潮汕文化的研究,也日益为学界所重视。然而,这一客观因素存在已久,编撰一部比较完整的潮汕人物辞典似乎势在必行。
  
   2016年起,在中心现任理事长罗仰鹏的部署下,陈荆淮开始广泛组织人力开展工作。“刚开始拟参加该课题研究的有30多人,我们经过慎重考虑与筛选,最终选出12人进入编委会,并进行分工合作、互补互校。”陈荆淮说。
  
   据介绍,编委会成员里,有博物馆馆长、中学老师、高校教授、公务员等,他们平时大多利用业余时间研究潮学,因此学识广、根基厚。此外,为使《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编撰体例更规范,文字更严谨,在搜寻历代潮汕人的过程中,编委会成员组织翻阅学习《苏州人物辞典》的编撰样式,并多次召开会议来讨论方案。
  
   注重评估人物,多方参照文献
  
   那么,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历史人物数不胜数,如何确定收录人物的范围?据介绍,编委会经过讨论,很快就确定除了包括清代“潮州府九县”(海阳、潮阳、揭阳、饶平、惠来、澄海、普宁、大埔、丰顺)外,还包括今之南澳县,以及清雍正十一年(1733)之前属于潮州府的平远、程乡、镇平县,基本涵盖了古代历朝潮州辖区的范围。收录人物的出生时间上至汉、隋,下至1911年,以潮汕各地本籍人物为主,包括来潮创祖、落籍人物等,暂不收录客籍、流寓人物。
  
   “编委会注重评估人物的历史作用与知名程度,例如该人物是否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影响力,是否为历史所公认,是否有可信的文献支撑。”陈荆淮称,刚开始大家都以为潮汕古代人物最多千余人,随着工作的深入开展,方知人数之巨,多达数千人。
  
   而在编撰辞典过程中,编委会成员坚持以全、简、新为指导思想:全,即注意收集各时期、各方面的人物,重要人物不遗,生平事迹反映较全;简,即行文简明扼要,内容力求准确,注重学术性;新,即充分利用新材料,提供新信息,创立新词目。
  
   孙杜平是揭阳人,现供职于汕头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作为编委会的主力成员,他主要负责对1912年以前揭阳县人物的编写。他欣慰地告诉记者:“通过参加的这次的编撰工作,我对潮汕的古代人物,有了更加整体、全面的认识,希望接下来的时间,在此《辞典》的基础上,对重要人物如翁万达、郑大进作更深入的研究,现在我已经在研究郑大进年谱,收获不少。”
  
   “除了以正史、潮汕历代府县志为基础之外,编委会还广泛参照与本土相关的文集、族谱、墓志等历史文献资料、其他府县志、人物志资料,借助中国方志库、四库全书等,补充修订本府县志记载之未详与错漏。在研读史料和当代学界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不泥古拘今,谨慎取舍,尽量使人物的生平更丰满。”陈荆淮表示。
  
   不过,由于辞典涵盖了集体智慧,由于多人执笔,人物主次、文字详略、语言风格等仍难以完全统一,且涉及人物范围广、时间跨度大,这些都有待以后续修时予以补正。
  
   越来越多年轻力量投入潮学研究中
  
   实际上,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还有一支中青年研究团队,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年龄从30来岁到50岁,他们也是编撰辞典不可或缺的年轻力量,此前,他们也主动参与搜集史料,也有下基层展开田野调查。据悉,目前,随着越来越多年轻潮学爱好者投入到研究工作中来,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不再存在“青黄不接”的现象,令人欣慰。
  
   作为中青年研究团队的其中一名负责人,在该辞典的编撰中,林志达主要负责联络、统筹事务。“初稿出来后,不代表工作接近尾声,我这边需要联系出版社商谈出版事宜,确定后稿子需要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出版社审核,若出版社有疑问,则需要我联系编撰者来解答。”林志达说。
  
   一审、二审、三审,一校、二校、三校……随着一本本样书寄过来、修改后再寄过去,林志达知道,这本积数年之功、集众人智慧、收录了5000多位人物、共84万余字的工具书即将面世。
  
   经过数次校对,《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终于“敲定”终稿: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首次印发1500本,中心为此举行了首发仪式。
  
   当天的首发仪式上,陈荆淮激动地说:“这是汕头市文化建设事业的一大盛事,它填补了潮学研究的一大空白,为今后的深入研究提供了良好的素材和线索,是研究潮汕人物和历史文化的一部不可缺少的工具书和爱国主义教材。相信它的出版,将为优秀中华文化传统的薪火相传,为民族复兴大任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杨方笙教授也在该书《序言》中写下颇具使命感的话语:“编写这一部大型工具书,将能使我们有机会继承前哲的精神和事业,提升潮汕地域人民的文化素养和软实力,发展潮汕的内生动力,我们殷切地希望潮汕新的一代发奋追赶前人,使潮汕进一步腾飞奋起。”
  
  
  
  
(发表日期:2019年10月30日)
w 关于领取第八届“潮学奖”的启事
w 罗仰鹏向获奖者颁发第八届“潮学奖”获奖证书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示
w 潮人“英雄时代”的红头船精神——序《红头船精神研究》
w 拓殖成就:饶宗颐先生对红头船精神的高度概括
w 揭阳“九军”评价的变化——兼论潮客矛盾的淡化处理
w 林大钦与永定迎春牛习俗及其它
w 亲地情结 爱民情怀——潮、台两地“三山国王”崇拜人文现象分析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