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善堂文化特色探析

提要:源起于大峰信俗的潮汕善堂文化,是潮汕慈善文化的核心,具有明显的地域特色。主要表现为浓郁的宗教与民间信仰色彩,海内外并举双馨的华侨特色,以自愿为原则的民办性质,深受西方基督教影响的融合性。
   关键词:潮汕;善堂文化;地域特色
   文化是人创造的。不同民族、不同地域居民在其社会历史发展中,创造出不同民族文化、不同地域文化。不同民族文化、不同地域文化,总是体现着不同的文化特色。文化特色是历史上形成的各种文化共同体内部本质的外在表现,它显示着各种文化形态的差异。
   潮汕文化是潮汕人在长期社会生产生活实践中创造的,以潮汕方言为纽带,以潮汕民俗为主要内容而主要流行于潮汕地区的一种地域文化。[1]善堂文化是潮汕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潮汕善堂文化具有明显的地域特色。
   一、潮汕慈善文化的核心
   “善堂”一词,究其字义,是指兴办慈善活动的场所。潮汕第一座善堂是潮阳和平报德堂。自此以后,潮汕大地纷纷建起了一座座善堂。据《善堂春秋》所载:在潮汕善堂“全盛时”的清末民初,共有500余座。[2]比较著名的善堂有:潮阳的报德古堂、棉安善堂、同济善堂、存德善堂、念敬善堂、仁德善堂、仁济善堂、善德善堂、同安善堂、诚德善堂;汕头的存心善堂、诚心善堂、同庆善堂、慈爱善社;潮安的广济善堂、凤德善堂、太和善堂、同奉善堂、遂心善堂、修德善堂、绵德善堂;揭阳的觉世善堂、恩德善堂、同安善堂;澄海的存德善堂、同益善堂;饶平的崇心善堂、存德善堂、普惠的永德善堂、普安善堂、普益善堂、惠德善堂;南澳的慈济善堂、平善善堂;陆丰的道德善堂、大同善堂、仁庆善堂等等。国学大师季羡林曾称赞说,“岭表构建善堂崇祀祖师,几无处无之。”[3]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潮汕地区有近1000家大大小小的善堂,大部分村镇都会有一家善堂,有的村镇甚至有二、三家。[4]存心、诚心、慈爱、诚敬、延寿等为潮汕最著名的5座善堂。
   善堂善字当头,以做善事、行善举为目的。历史上的潮汕善堂都是在以大峰为号召的崇拜系统架构下具有慈善机构功能的潮人组织。潮汕民间慈善组织机构众多,形式多样,历史悠久。除了善堂之外,还有善会、福利会、宗祠、老人组、基金会、救助会以及义工组织等。但是,当中最为久远、最为有效、最为出力、最具代表性、最有影响力的,就是善堂。潮汕慈善以善堂为中心,善堂文化是潮汕慈善文化的核心。
   其一、潮汕善堂文化源起于大峰信俗。善堂最早诞生于潮汕,第一座善堂和平报德堂就是为报答大峰祖师恩德而建造的,是大峰信俗的产物。大峰信俗的核心就是慈善。大峰祖师慈悲为怀,施医赠药,建桥利民,做了许多善事,和平乡民建造报德堂,笃行义善,成了后来遍及潮汕及海外各地善堂的祖庭,形成以慈善为核心的大峰信俗,从而创造了潮汕善堂文化,开启了潮汕慈善文化。
   其二、潮汕善堂都奉行济世利人的宗旨。慈悲为怀、济世利人是大峰信俗的核心内容。在大峰信俗影响与推动下,潮汕善堂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不断发展壮大。他们各自尊崇大峰“立善堂,行善事,利己即利人,救人必自救,积善之家,天必赏之”的遗教,[5]以济世利人为宗旨,在当地积极开展和推行各种慈善工作。
   元代惠州路总管府从官徐来撰《报德堂记》载:“潮郡之下邑有三:海阳、潮阳、揭阳是也。独潮阳当道要冲也,县治之西南三十里有地曰‘和平’,民居繁庶,往来络绎,文邑之乡……今大峰浮屠氏乃能普惠以济人,其功岂不居于子产之右乎?兹勒其实,以垂永久。”[6]徐来以儒家的道德规范,高度评价了大峰济世利人的精神。现存于报德古堂内厅壁上的旧碑七通、新碑一通以及木石牌匾三方,记述了报德堂济世利人的开办宗旨。
   潮阳棉安善堂的碑记载道:“窃吾潮自光绪戊戌年间,因天灾流行疫病盛作,人心惶恐之际,适奉宋大峰祖师香火在潮,到处降占卜施药,灵符丹水活人无数……所有修骸麟、赠衣衿、施棺木、拾字纸、医药并施,皆由诸友捐资助工,集腋以赞成善举。合邑之人均沾德惠……同绘塑祖师圣像,以崇祀焉。诸善举亦随时奉行,以广其施。”[7]碑记表明善堂以济世利人为宗旨。
   创建于1919年的汕头诚敬善社明确表明其宗旨是:“扶国济世,施孤恤贫,救苦扶伤,施医助葬,兴学育材,众善奉行。”建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的潮安庵埠同奉善堂的楹联是“同仁有心皆向善,奉师无处不开堂。”[8]汕头存心善堂始终以救生恤死、救孤扶寡、扶贫济困为宗旨;南澳平善堂以弘扬宋大峰祖师“慈善博爱、以善为本”为宗旨。
   其三、善堂是专门做善事的机构与场所。明朝成化五年(1469年),潮汕一些县开始设立专以收留孤老残疾和无依流丐的“养济院”。自光绪年间开始,潮汕地方绅商也积极倡办善堂。光绪六年(1880年),乡贤丁日昌倡办揭阳善堂,“所筹资金主要用于向那些贫病交加的民众施医赠药,同时也用于为那些死后无力丧葬的人捐献棺木,并在善堂内设中药店,延请名医为贫民免费看病送药。”[9]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清朝参将陈承田在潮安庵埠创建太和善堂,尔后其分社遍布潮安及汕头各地,“举凡义医赠药、施粥放赈、造桥修路、救死扶伤、恤贫解困、赠棺助葬,泽及枯骨……种种善举,太和善堂从不后人。”[10]其他善堂、善社也相续成立。
   潮汕善堂、善社为举办各项救济福利事业,先后建立了一些附属机构:医院有同济、存心、诚敬等医院;义学有存心、诚敬、诚心、养莲等学校和存心幼稚园;教养有存心、诚敬等教养院;消防有存心善堂水龙局、诚敬善社灭火局、延寿善堂消防救护队、诚敬善堂水上救生队等;收殓有存心善堂义冢并附设吊唁厅、诚敬善社收殓所、慈爱善社收殓所、诚心善堂义山管理处等。
   报德堂奉行济世利人宗旨,以后成立的潮汕海内外善堂也都牢记、秉承这一宗旨,忠于善堂之善,做善事,行善义,布善信,尽力尽职地开展慈善活动,从事慈善事业,形成历史悠久、内容丰富的潮汕善堂文化。
   其四、善堂有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有规矩才能成方圆。”制度是人创造的一种文化,制度文化是善堂文化重要内容之一。潮汕善堂之所以经久不衰、作用明显,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善堂在其历史发展中,形成一套完整的管理制度。现在有不少善堂发展成为慈善会,其管理制度仍以善堂管理制度为基础,为核心,并不断修改、充实而完善。善堂是一种民间慈善机构。进入近代后,潮汕善堂逐渐建立起了董事会制度,其领导机构、职权、运作,尤其是财务管理,都公开透明,民主协商,有效监督。汕头存心善堂在财务公开上有六个方面的措施:一是收支情况须逐年经政府指定的会计师事务所审核;二是月度受捐与救助扶贫明细表在每月一期的内部会员刊物《存心公报》上刊登,刊物会寄到每一个会员手中;三是每月一期在《汕头日报》上公开刊登财务收支情况;四是在公示栏上每月定期公布收支明细;五是从2008年起,开通了官方网站公布财务情况;六是新增一块电子显示屏,滚动播出慈善工作进展和救助信息。[11]善堂运行至今,历经朝代更替,未发现有擅用善款的行为,也很少有人诈病获取善款,这与其完善的慈善管理制度不无关系。
   其五、善堂致力于从事慈善事业。顾名思义,善堂就是做善事之堂。海内外善堂虽然有一定的差异,但做善事则是毫无商量地相同。各地的善堂所行善举,大致可分为施医、赠药、赡老、养疾、育婴、教幼、惜字、赈米、施粥、施衣、救生、济灾、恤死、施棺、义扛、义冢等等。每个善堂都以此为己任,勇于担当。善堂做善事,行善义,布善信,汇集成丰厚的善堂文化,推动了潮汕慈善文化的发展前行。善堂是潮汕慈善事业的主要机构与重要场所,善堂文化是潮汕慈善文化的核心。
   二、浓郁的宗教与民间信仰色彩
   善堂以大峰为祖师,是潮汕慈善文化的核心,而善堂本身属佛教性质。潮汕善堂源起大峰信俗。大峰是出家和尚,是地地道道的佛教徒,崇尚慈悲济世、积德行善。善堂之外的善会等慈善组织及其开展的慈善活动,无不与佛教有着密切的关联。包括善堂在内的慈善组织,从古至今,在宗教仪式方面,都不遗余力地“用神佛的名义来招揽、聚集一批同仁,组成团体,齐心开展公益慈善活动。”[12]潮汕善堂文化具有浓郁的佛教色彩。
   潮汕善堂文化具有明显的道教色彩。道教古有劝善成仙之说,时常鞭策着潮人乐施好善。潮汕地区的绝大多数善堂都供奉大峰祖师,但也有个别善堂奉敬吕祖、玄天上帝、华佗仙师等神明。汕头诚敬善社就是敬奉玄天上帝的。将为百姓做过好事的先贤或神仙当做崇拜对象,以增强善堂善信的凝聚力,是潮汕善堂文化一个特色。可见,潮汕善堂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逐渐演化成带有宗教性质的慈善组织。“善堂经常举行各种大小传统宗教仪式和活动,接受各界捐赠。把传统活动作为凝聚社会的力量,变为慈善活动。而没有传统和宗教作为支柱,善堂则很难长久。”[13]潮汕善堂文化不仅具有浓郁的佛教、道教宗教色彩,而且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
   “善与人同,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14]孟子的“与人为善”学说,使许许多多潮汕人,生善心,做善事,行善举。“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儒家义利观作为封建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对整个传统文化及其民族性格、价值取向、行为模式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受儒家的义利观的影响,大多数潮汕人喜欢仗义疏财,轻财乐施;主张兼顾义利,义内取利,即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强调以德立业,以德兴业,做事先学会做人,否则成不了大事。潮汕人在获得事业成功之后,一是能够居安思危,不造豪宅,不建园林,不追求物质享受,而是扩大积累和再生产,以求更大的发展;二是普遍愿意做善事,造福桑梓,惠及天下。
   故此,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指出,潮汕善堂文化的特色,是潮汕人现实主义处世观点,糅合释、儒、道的哲学思想。[15]
   潮汕善堂文化也具有明显的民间信仰色彩。清末民初,汕头埠先后成立存心,诚心、慈爱、诚敬、延寿等5善堂,存心善堂还创办存心小学和存心善堂医院。由于善堂以“救死扶伤”等善举作为已任,也在潮汕大地造成较大影响,形成了一种乐于助人、与人为善的社会风气,并逐步传至海外,成为海内外潮人的信仰,惠及于今。汕头存心善堂经济收入来源开列了“堂前捐助”、“社员年费”、“社员进社金”“吉穴捐助”、“柩厝寄柩”、“法事供款捐助”、“各界捐助”等项目。不管这些钱来自谁,以什么形式捐给善堂,多是出自一种“行善可得好报”的民间信仰心理。慈善活动不仅经济来源与民间信仰分不开,而且与“施孤”、“做功德”等民间神事活动相结合,形成潮汕善堂文化特色。
   三、海内外并举双馨,明显的华侨特色
   历史上,因人多地少,生活困苦所迫等因素的影响,从南宋开始,一批又一批的潮汕人,大胆向海外移民,拓展生存空间。特别是从明朝开始,在海商的引领下,一批批潮汕人“荡到无,过暹罗”,乘坐着红头船,漂洋过海,在异国他乡,披荆斩棘,艰苦创业。几百年过去了,潮汕人遍布世界各地。据潮汕地区侨务部门调查统计,目前海外潮人总数约有1000多万人,分布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16]成为著名的侨乡,故有“海外一个潮汕,海内一个潮汕”、“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之说。华侨文化是潮汕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潮汕因大峰信俗而有了以善堂文化为核心的慈善文化。随着潮人移居海外,潮汕善堂文化也向海外传播,尤其是在潮人较集中的泰国、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扎根,开花结果。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潮籍华侨在泰国创办了“报德善堂”,其母堂就是和平报德堂。现在,该民间慈善团体办有大学、医院、公墓等多项公共福利事业,在泰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自19世纪90年代末旅暹潮人恭请大峰金身至曼谷建报德堂供善信膜拜之后,潮人的大峰崇拜和借助大峰名号设立广施善举的善堂、善社也相继在海外,特别是东南亚地区兴起。泰国除了著名的华侨报德善堂外,还有一些府县的善堂、善社;新加坡崇祀大峰的善堂有普救善堂、修德善堂养心社、同敬善堂诚善社、南洋同奉善堂、南安善堂、同德善堂念心社、报德善堂、南凤善堂、新加坡众弘善堂、大巴窑修德善堂和马吉智马修德善堂;马来西亚崇奉大峰的善堂;除了新加坡南泽同奉善堂设立于柔佛、雪兰莪、槟城的三间分堂,新加坡修德善堂养心社设立于马六甲东圭纳、柔佛麻坡和笨珍,以及槟城威北平安村的四间分堂外,也还有霹雳州的眼色海明月善社、和丰明德善社、安顺明安善社、吉打双溪大年明修善社、威省明福善社。其他如越南、老挝、法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同样有潮人先后创办奉祀大峰广施善举的善堂。可谓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就有供奉大峰祖师、传承大峰精神的善堂。
   海外潮人善堂传承扶危济困、救死扶伤大峰精神,卓有成效地开展施医、赠药、育婴、教幼、惜字、赈米、施粥、施衣、救生、济灾、恤死、施棺、义冢等等慈善活动,造就了郑午楼、谢慧如、李嘉诚、陈伟南等等著名慈善家。海内外善堂文化相互作用,相得益彰,并举双馨。潮汕善堂文化具有明显的华侨特色。
   四、以自愿为原则,明显的民办性质
   作为潮汕善堂文化的代表与核心,潮汕第一个善堂——报德堂是由乡贤集资建造的,这就开启了潮汕善堂文化模式——民办。
   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建于揭阳榕城的“慈济会堂”,是由“义民倡建。为施棺掩骷之所。”资费的来源,“陈学智舍地并园共三亩六分,坐柯厝围带米九升三合六勺,租银一两五钱;贡生罗孟震、里老谢士豪捐置上中下田六十亩八分带米二石四斗五升六合七勺,坐磐溪都长福象头西村等处,租一百十五石……”[17]
   由于善堂多为民间所自发组织,并且多因民间信仰而起,其经费来源也多与官府无关,而主要由乡绅信徒所支持。潮阳报德善堂田产碑就有这样的记载:“信士马监周施粮质归乙田乙亩兼园仔,名灵泉寺前去处,每年带租二石二,以为祖师香灯,其粮米收入本堂完纳。本堂主持僧圣禧置有粮质归乙田二亩七,每年带租三石六,土名东洋石牌脚南畔去处,以为佛祖香灯。”[18]
   近几年来,存心善堂的慈善影响力发展迅速。2003年,刚开始恢复活动的存心善堂募得善款100万元,2005-2006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至500多万元,从2008年至今,平均每年募集善款达2000万元以上。在这些善款中,除了3万多名会员每年100元的会员费外,90%的善款来自社会热心人士,其中,匿名捐赠占了一半。[19]
   善堂经费为自愿捐赠的,参加善堂慈善活动者也是自愿的。“只要是愿为慈善事业贡献力量者,不拘性别,不限年龄,皆得申请加入成为社员。”[20]民众可以自愿自由加入善堂,在此基础上自愿服务于善堂,自愿捐献;而善堂也可以自由地选择救济对象,自愿地不带任何附带条件的扶助贫困者。正是因为这一原则,使善堂的存在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更自由地与外界进行沟通。潮汕善堂以自愿为原则,潮汕善堂文化所具有的民办性质,无庸置疑。
   五、深受西方基督教影响,具有明显的融合性
   潮汕地处南海之滨。近代以来,潮地得开放之先,享西学东渐之机,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文化,捷足先登,大举传入潮汕。特别是1860年汕头开埠之后,基督教会以更大的势头,纷纷在潮汕建立教堂。及19世纪末,在潮汕地区活动的外国教会团体有英国长老会、美国浸信联合会、德国巴塞尔会、法国巴黎“新来者”会等。[21]基督教会宣扬的博爱主张,深受潮汕人理解,颇受潮汕人欢迎。教会在潮汕各地建兴办“福音学校”、“福音医院”。据统计,到20世纪20年代英国长老会在潮汕地区开办的各级学校达72个,拥有学生2899名;美国浸信会在在潮汕地区开办的各级学校达188个,拥有学生6452名……此外,在饥荒之年,教会也同样出来救济难民,参与掩埋饿死、病死、被入侵者打死的难民。
   教会在潮汕所做善事,使得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慈善文化与潮汕善堂文化有机结合,相得益彰。潮汕善堂文化积极吸纳、有效融合西方善堂文化,潮汕慈善事业从中得以发展,得以加厚。潮汕善堂文化的融合性十分明显,非常给力。
   □陈友义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0月23日)
w 关于领取第八届“潮学奖”的启事
w 罗仰鹏向获奖者颁发第八届“潮学奖”获奖证书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示
w 潮人“英雄时代”的红头船精神——序《红头船精神研究》
w 拓殖成就:饶宗颐先生对红头船精神的高度概括
w 揭阳“九军”评价的变化——兼论潮客矛盾的淡化处理
w 林大钦与永定迎春牛习俗及其它
w 亲地情结 爱民情怀——潮、台两地“三山国王”崇拜人文现象分析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