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海关同人进修会自办海关小学——潮海关进修小学沿革略考

提要:潮海关进修小学于1947年5月19日由潮海关同人进修会开始筹办,9月16日正式开学,在1951年初停办。该校开办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三年半,但取得不俗成绩,多数学生考上了汕头重点中学,进而考上清华大学等院校,为新中国各条战线输送了不少人才。本文从创设缘由、开办过程、办学效果和停办情况略为考证,以见在抗战胜利后物价飞涨的特殊时代背景下国家机关——潮海关创办子弟小学,以济时艰的经历,为民国时期社会机关团体参与办学提供研究个例。
   关键词:潮海关同人进修会海关小学沿革
   潮海关进修小学于1947年5月19日由潮海关同人进修会开始筹办,9月16日正式开学。1950年2月14日,接海关总署指示,潮海关更名为汕头海关,潮海关进修小学也随之改名为“汕头海关职工子弟小学”,直至1951年初停办。该校开办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三年半,但取得不俗成绩,多数学生考上了汕头重点中学,进而考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北京石油学院等院校,为新中国各条战线输送了不少人才。为重温和记录这段历史,兹搜集有关海关档案、刊物《关声》及该学校学生的回忆资料,略就创设缘由、筹备过程及办学效果考证如下,以作抛砖引玉,以缅怀在变革年代重视教育的前辈们,并向一如既往关注、支持汕头海关事业尤其是汕头海关关史陈列馆工作发展的潮海关进修小学学生致以崇高敬意。
   一、创设缘由
   抗日战争期间,南京政府撤退到重庆,总税务司署其后也尾随而至,关员子女人数高达一百多人以上,读书求学甚为不便,至1943年秋,总税务司署员工福利会在重庆关区创办并督导海关员工子女小学,收容员工子女达一百数十多人。单就经济方面而言,获益良多。
   由于战后物价飞涨,各地海关员工在生活和子女求学方面遇到诸多困难。如潮海关关区同样遇到子女求学问题。应该说,潮海关历经几十年建设,在办公住宿方面,条件较为优越。“本关区因为宿舍较多,同时外面租屋太难,顶费过高,所以大多数同事,不论高级低级,都挤住在宿舍内。海关围墙以内,好像一个大家庭,每日下午,在进修会门前草坪上游戏的大小儿童,不下百馀人。”[2]在海关大院里生活的一百来位儿童的求学自然成为一个不能忽视的实际问题。“因为本地教育一般水准不高,学校商业化的居多数,不仅管教敷衍,设备简陋,而且多数距离海关很远,幼童要人接送,较大一点的,也怕车马冲撞,匪人诱骗,常使做家长的不放心;若逢风雨,更只好牺牲学业,以免提心吊胆。”[3]在汕头学校读书,还存在着一个用本地方言上课的语言难关,这对于来自全国各关区的关员子女来说,也是一个实际问题。1848年至1950年曾在潮海关进修小学读过书的海关子弟洪盛治先生回忆到:“为什么要办海关小学,我推断可能跟海关有职员流动的传统、汕头海关职员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是非潮汕籍的有关,他们的子女适应不了潮汕话。在海关小学,我们上课用普通话,下课同学间有用普通话,有用广州话。这使我较早学会讲普通话,原来我对广州话一窍不通,但有几个同学课后总用广州话交谈,我也很快能听懂还会讲一些了。我从没在讲广州话的环境生活过,但现在我在深圳能大致听懂香港电视新闻,在广州、香港遇到需要用广州话时能结结巴巴讲一些广州话,就是那时学的。”[4]
   因此,潮海关关员有了在大院里创办小学的期望:“倘若能在海关内办一完善的小学,收罗这一批活泼天真的小国民,利用天然的优美环境,给以认真的教育,定为同仁所最欢迎的一件事。……倘能自办小学,那真是美不胜言,岂止节省学费而已。可是兹事体大,以目前关员的待遇,食不能饱,衣不能暖,更何来馀力以言兴学。”[5]
   海关总税务司署经过调查,认为“各口以学费奇高,现行教育贷金,为数有限,挹注维艰。”[6]鉴于重庆关区所创设海关员工子女小学,“就经济观点言,获益良多,纷拟仿照重庆关区办法自设小学,呈请补助,以便设立。”[7]可以说,重庆关区创办小学颇有成效,各地口岸海关创设海关子弟小学呼声甚高。总税务司署顺应舆情,同意由各关仿照重庆关区办法自设小学,并给予一定补助,减轻员工负担,方便子女获得良好教育。
   二、开办过程
   1947年4月15日,总税务司署通令各关税务司,着手对筹建各关区员工子弟小学进行统筹安排,并制订有关办学办法:
   兹为统筹办理并慎重公帑起见,对于各关区筹设员工子女小学补助经费事项,订定办法如左:
   一、设立海关员工子女学校,暂以初级小学为限。二、学生人数须在五十名以上。三、各区小学须受各该关区进修会督导。四、如海关有余房,校舍由海关空房拨充,否则须由进修会自行置建。五、开办费若购置桌椅、黑板及房舍等,由福利基金会补助三分之一。六、教育薪津,按照未列名职员录员级数目,由福利基金会项下支付。七、所有经常费由进修会或所收学费内开支。八、学校应称为“某区海关进修小学”,以资一律。九、进修小学应遵照教育部规定向当地教育局立案。
   嗣后各关如确有自设小学必要,应按上开规定,予事筹划,呈候本署核夺,仰即知照,并转饬所属遵照。[8]
   通令指定各关区小学的创办由各关同人进修会筹办和督导,学校名称统一为“某某关进修小学”,各地海关如有空余楼房可以调拨作为开办校舍,开办费由总署福利基金会补助三分之一,教育薪津也由福利基金会支付。进修小学须向当地教育局备案,学生人数须在五十名以上。
   当时各关都有同人进修会的社团组织,潮海关同人进修会的前身是潮海关华员俱乐部。潮海关华员俱乐部位于海关大院,北面与税务员宿舍为界,南面是南海横路,东面是海关1号路,西面是旧海关路(即外马路西段); 1936年该楼始用于华员俱乐部。1943年4月,伪总税务司通令将俱乐部或其他业余组织一律改组为同人进修会。日本投降后,潮海关重新接管,据1946年《潮海关同人进修会章程》及《同人进修会会长暨委员名单》,潮海关同人进修会重新组织选举后开展活动,规定名誉会长由本关税务司担任,会员大会选举九名委员为执行委员会委员,其中一人为主任委员,任期一年,连选连任。1946年9月起,主任委员为副税务司刘崇瑸担任。
   (一)筹备
   潮海关收到总税务司署通令有关各关创办小学暨补助经费办法,海关同事大为兴奋,大家觉得先前的期望有了实现的机会。“(潮海关同人)进修会顺应舆情,于(1947年)5月19日,召开全体会员大会,讨论此事,大家一致议决,从速开办,并选举黄汉光、周立维和龚祥豹三君为筹备委员,负责规划一切,积极进行,以便秋季开学。”[9]在三位筹备委员中,黄汉光是进修会文书委员,曾从事数年教育工作,颇有办学经验。他们决定分途调查开办学校的条件,估算必要的教学器具,调查、登记同事与工友们的子女情况及愿意进自办小学的人数等。在校舍筹办上,他们一方面设计自建校舍,并拟议筹款办法;另一方面,是寻求向税务司申请拨给相当房屋,作为临时校舍等。经过多次磋商和克服种种难关,方才拟定具体计划,估算出开办费的大概数目,于7月中,将开办进修小学报告呈报潮海关税务司,由税务司转呈总署请示。
   在进修小学的筹办中,筹备委员得到全体同事的支持和赞助,而且得到副税务司刘崇瑸(其时当连任进修会主任委员)的热心领导和大力支持,在筹备期间碰到任何困难问题,他都亲自设法解决,担负责任,由于他坚毅而诚恳的督导,“筹备委员愈逢难关,愈加鼓励,不使灰心,大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信心。”[10]
   “在等候总署批示的一个较长时期中,一切筹备工作,都只好暂时停顿,因为不知总署究竟是否核准设立,所有要花钱的事,都不敢冒昧进行。眼看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开学日期一天一天的近,急得筹备委员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生怕学校会办不成。”[11]8月16日,潮海关同人进修会等来了总署的回电,但是仅有“在原则上核准”的寥寥数字,感觉心里没底,不敢放手去做。“直到8月25日,才收到总署指令,核准所拟计划。但是距开学日期只有几天了。好在一切应进行的事,都已预先计划妥当,立即向本关借到国币一千馀万元,赶制桌椅黑板等木器,及必需用具,决定9月16日开学。同时通知全体员工,以免学生赴外校就读。”[12]筹备委员随即登报,征聘教师,因兹事体大,特由进修会加聘沈世堃、彭大年、郑宗伦三人,连同原有筹备委员,组织教师审查委员会,缜密考选,务得良师。经筹备委员紧锣密鼓地进行经费的筹集、学生的招收、师资的聘任、课程的开办、校舍及设备的置办,虽然手忙脚乱,但都得到妥善解决,“于是挂招牌,搬家具,一面布置,一面报名缴费,忙乱了几天,一所崭新的同人自办小学,终于9月16日与众见面了。”[13]
   11月15日正式成立潮海关进修小学校董会,“负责管理本校一切事务,监督校长、教员,及保管基金,审核学校支出帐目等事。此次选出之校董,即作为三十七年度之校董。”[14]并制订《校董会章程》。经由同人进修会全体成员投票,选举史恩灏、沈世堃、彭大年、刘新业、黄汉光、王秋群、周立维、郑宗伦、龚祥豹等九人为校董,以副税务司史恩灏为董事长。[15]其时原副税务司刘崇瑸已由史恩灏接任。1948年1月10日,校董会报经汕头市政府批准立案。[16]该小学并遵照教育部规定向汕头市教育局立案。
   (二)经费
   潮海关进修小学开办经费的筹集,是小学能否顺利开办的关键所在。在经费方面,总署规定在“开办费若购置桌椅、黑板及房舍等,由福利基金会补助三分之一。”[17]其馀费用除学费收入外,不足部分由潮海关同仁进修会募捐。原预算开办费为国币2000万元,但由于当时货币贬值严重,并有不少教学设备当初未列入预算内,到开学后方知不可少,只好一一添置,计共支出开办费国币3238.76万元,其中第一学期经常费为539.64万元,均由校长负责支付,经校董会审核无讹。
   在学费收入方面,“本期学费定为国币2万元,附收开办费8万元,共计10万元。工役子女减半,只收5万元,以资鼓励。计共收到职雇员子女53人学费国币530万元,工役子女12人,学费60万元,共计590万元。”
   向本关借到国币1654万元,不足部分由潮海关同仁进修会募捐,“虽在现今生活十分艰苦之时,因为感觉这所学校对于同人十分重要,所以在税务司及副税务司慨捐巨款的领导下,大家都勉力捐助,现已尽够应付。‘群策群力’,乃是此校能迅速成立的主要因素。”最后共募捐了55笔,具体款项不详,若按开办费3238.76万元减去学费和借款,则捐款为 994.76万元[18]。按照总署《为规定各关创办小学暨补助经费办法令仰知照由》,潮海关进修小学开办费由福利基金会补助三分之一,因此,校董会呈文,请潮海关税务司转呈总税务司署,加以审核后,照例补助开办费3238.76万元的三分之一为1077.25万元,然后由校董会负责将该笔补助交还本关借款,以清手续。[19]详见下表:
   若表中捐款数额无误,那么该校向本关借款为1654万元,总署福利基金会补助为1077.25万元,则尚有资金缺口576.75万元;究竟如何处理缺口资金,是否捐款数额应该在994.76万元基础上加上576.75万元,共捐款1571.51万元?因暂无资料可作佐证,尚待再考。
   在《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中,在开办费之后列有经常费一项:“本学期共用去经常费国币5396400元,均由校长负责支付,经校董会审核无讹。”此项金额539.64万元,据上引文《为规定各关创办小学暨补助经费办法令仰知照由》:“所有经常费由进修会或所收学费内开支。”则此项费用当属开办费3238.76万元中的一部分。
   至于教员薪津,则“按照未列名职员录员级数目,由福利基金会项下支付。”[20]
   (三)校舍及设备
   校舍是否具备是一所小学能否开办的基本保障,潮海关进修小学校舍配置是一大难题。当时筹备委员考虑自行置建,但因为筹不到巨额款项,只好作罢。那么,争取“校舍由海关空房拨充”[21]便成了筹备委员唯一的办法。“税务司前曾允许以无线电台楼下作为校舍,可是几经研讨,觉得有碍学生健康,不甚合宜;其他房屋,实在都已挤满,无法划拨;经筹备委员会和刘前副税务司一再交涉,勉强腾出前帮办宿舍楼下一层,作为校舍。”[22]“前帮办宿舍”即高级帮办宿舍,楼下一层开设为三间教室,因上学期学生不是很多,勉强可敷使用。[23]于是,筹备委员按照预先计划,立即向本关借到国币一千馀万元,赶制桌椅黑板等木器,及必需用具,海关同仁一起动手,挂上校名牌匾,搬运家具,一面布置,一面报名缴费,一所崭新的由同人进修会自办的潮海关进修小学,终于九月十六日正式开学。[24]
   “学校虽小,布置一新,桌椅美观舒适,光线充足,空气流通,前后都有大草坪;并将进修会置备的儿童运动场各项运动器械,如滑梯、浪桥、秋千等搬来,另外再加做沙池木马等,供幼稚园学生游戏,并托人由上海买来风琴一架,教育挂图一套,又定购商务新出版的新儿童文库一部;设备可称完善。”[25]因为小学是设在海关大院里面,在呈报总税务司的《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这样自我评价道:“至于环境幽美,设备完善,在潮汕一带,尚不多睹。”[26]
   但是,三间教室对于60多名学生来说,并不够用。1947年上学期该校开设5个班级,除主要科目如国语、算术等外,其余课程采用复式教学法。随着1948年新学期的到来,校董会意识到校舍过于逼仄,不敷使用,“希望本关能酌予调拨房屋数间,以俾容纳全部学生(估计约有一百左右)。”具体潮海关是否能顺应需求,在1948年新学期到来时配置更多教室,暂不可详。但据1950年7月首届高小毕业生毕业合照是在潮海关俱乐部前面合影,该俱乐部楼下挂有“潮海关进修小学”牌匾,可知当时潮海关已经调配俱乐部部分房间作为该校教室,至于何时调配则未详,可能是1948年秋的新学年[27]。
   据洪盛治先生回忆:“我们班的教室可能是在二楼朝西,因为从教室可以看见对面马路一栋楼房的二楼是舞厅,还能看见跳舞和听见音乐。”[28]结合他们毕业班照片在俱乐部门前合影,估计他们当时毕业班的教室就在潮海关俱乐部二楼朝西房间。潮海关俱乐部楼房于1986年3月大院宿舍建设而被拆毁。
   当时该小学学生还配置了校服。洪先生回忆到:“海关小学还有校服,这在当年也是很少见的,我选了我妹妹着校服的照片,这张照片校服式样看得清楚。衣服上铁锚两边两个字是‘进修’,学校挂的牌子是‘潮海关进修小学校’,见毕业照。”
   (四)班级及师资
   1、班级。1947年上学期是9月16日开学,因为开学较迟,学生只有65人,设5个班级,分小学一、二、三、四年级及幼稚园共五班,“内教室不敷分配,一、二年级及三、四年级各共一教室,除主要科目如国语、算术等,分由另一活动小教室分班授课外,其余课程只能采复式教学法。”[29]
   鉴于该校没有五、六年级,对于1948年暑期即将毕业的四年学生来说,寻找教学水平能够匹配上潮海关进修小学的小学颇为困难,因此,关员要求增办高小的呼声颇高,使得关员子女能够在该校继续接受陶冶。该校在上呈总署的《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中称:“且本校已具备举办高小之一切条件与设备,并无须再行添购器材,仅需添教员一二人而已。其办法拟自三十七年秋季起,开办五年级上学期一班,加聘教员一人,至三十八年秋季,再加办六年级一班,加聘教员一人。届时全校将为高初小学共六班,幼稚园一班(分甲乙两组),总共七班。”[30]
   1948年秋季,洪盛治先生转学到潮海关进修小学,“之前在镇邦街的普益小学读完五年级上学期,但海关小学此时没六年级,只好复读五年级上学期。……下一学年,我们升到六年级,学校才有了毕业班。”[31]结合《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可知到1948年秋季,潮海关开办五年级一班,洪先生才能转学过来,但由于当时该校尚未开办六年级,他只能复读五年级了。到1949年继续开办六年级,洪先生班的同学也就可以在本校升读到六年级高小毕业。
   2016年3月,该校校董、潮海关帮办龚祥豹先生的女儿龚厚鸣女士,向汕头海关关史陈列馆捐赠了一张珍贵的潮海关进修小学师生合影(详见下图)。据相片人数统计,该合影约有学生142名,教师6名(从相片上可以看到当时蔡凝老师还没聘任),税务司饶诗、副税务司史恩灏及有关校董共9名。该照片背景是高级帮办宿舍,结合蔡凝老师尚未聘任,则该合影可能摄于1948年7月学年结束之时;至秋季新学期,洪先生才转校插班到新办的五年级上学。
   2、师资。1947年8月25日,潮海关收到总署指令,核准所拟计划,但是距开学日期只有几天了。筹备委员随即登报,征聘教师。“因为教师关系学校前途至大,所以对于这点,格外重视,特由进修会加聘沈世堃、彭大年、郑宗伦三君,连同原有筹备委员,组织教师审查委员会,缜密考选,务得良师。因待遇较普通学校为优,虽限制严厉,报名的仍有四十多人。先经面试应征者得国语程度,并审查学历和教学经验,附带观察态度、性情、体格等等,淘汰大部分后,再举行笔试,然后,经几度的讨论,审慎选定四人,以其中学识经验最优的一人兼任校长。并且都经过体格检查,确无疾病。”[32]1948年春季学期,该校又增聘一名教师[33],至此共有五名教师,其中一人兼任校长。
   据《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该校还拟定自1948年秋季起开办五年级一班,加聘一名教师,至1949年秋季,在加办六年级一班,再加聘一名教师,“教员(兼校长在内)共七人,至于总署福利和基金之负担,仅多付教员二人之薪津,而对于本关现有及将来同人之福利则无穷。”[34]
   《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的呈请应该得到总署的批准,在1950年的毕业照中,经当年毕业生洪盛治先生及其同学辨认,前排左起七人为该校教师,第一位女教师名佚,第二位女教师姓蔡,第三位女教师姓潘,第四位女教师秦文蕙,为洪盛治先生班班主任,教国语(语文)、算术两门功课,第五位男教师蔡凝(兼音乐教师[35]),第六位男教师姓温,第七位女教师为陈志学校长[36](详见下图)。
   下图,是洪先生的同学郑康生提供的同班同学照片,除了陈校长外,其余六位教师都和毕业班同学合影留念。
   那么,据此可以间接证明潮海关进修小学还是按照该校的计划由只有一至四年级,增设五、六年级两个班,增聘教师至七人。
   关于教师的情况资料甚少,洪先生在《海关小学回忆》文中提到陈志学校长:“我在1988年曾和陈校长见过面。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个中学同学的母亲和陈校长是师范的同学,她俩都是客家人,她们校友之间有联系,我调到深圳后从这位同学(他是深圳大学的)那里知道陈校长的确切联系办法。她晚年在广州南湖她儿子家,我们见了面,我喊‘陈校长’,她很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学生记得她,还喊她‘陈校长’。可惜我以后没再去,等到我再和她儿子联系,她已去世。2007年我还约了她儿子夫妇在广州见了面。陈校长的照片是1986年照的,是她送给我的。”据洪先生陆续补充资料,陈志学校长是梅县客家人,生于1908年,毕业于厦门集美女子师范学校。
   于必正先生在《情牵海关大院》文中也回忆到他的两位老师:“当时我在海关子弟小学读五年级,一个班才十几人。两位先生给我印象特深,一位是班主任,姓秦,教语文;一位姓蔡的先生教音乐,我学的第一首歌《解放区的天》就是蔡先生教的。”[37]蔡先生“还教了我一段文字:‘中国人民是吓不倒的,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擦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们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后来我把这句话写进作文,秦先生好奇地询问这是谁教我的,我便实话实说,她也没有再问下去。”[38]文中蔡先生当即毕业照片中的蔡凝老师,秦先生当即秦文蕙老师,据洪盛治先生回忆:“我记得她住在海关大院北门外的外马路,住三楼,我们学生去过她家。”[39]
   3、课程。至于该校设置课程,据《潮海关进修小学报告》:“本校一切课程,均照教育局规定,认真办理,概用国语讲授。”主要科目有国语、算术、音乐、体育等。
   当时该校还组织课外种菜劳动。洪先生回忆到:“我们学生种过蔬菜,这在城市里的小学是很少有的事。当年在海关宿舍南门东面(小学对面)有一片地,准备盖房子的,已经立有很多钢筋混凝土柱子,但没再继续盖下去。学校组织在这片地上‘开荒’种菜,我们班每个学生分一小垄地,这也是我第一次种菜,学生们看着种子发芽、小苗长成蔬菜,觉得很有意思。黄德泉的菜种得最好,他的家就在小学隔壁,离菜园子近,又浇水又施肥。这件事记得是在解放后,但不知是谁发起的。”[40]于必正先生也回忆到:“在海关子弟小学的时候,学校对面有一大块菜地,我们一放学就去菜地里学习浇水种菜。那会儿毛主席还没发出学农的号召,但我们已经在干农活了,有时还会为抢劳动工具而吵闹起来。我的田妈出身农村,做起农活儿来得心应手,是她教我先在家将一大块豆饼沤得臭臭的制成肥料,所以我种的芥兰、包心菜都长得好极了,老师还表扬我不怕脏不怕臭。到了收获的季节,我们将自己的劳动成果割回家做菜,因为品尝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滋味,寻常的菜肴也变得特别好吃。”[41]
   洪先生文中说道的“准备盖房子的,已经立有很多钢筋混凝土柱子”的这块地,便是1949年3月9日潮海关与汕头市信合营造厂订立合约,由该营造厂在海关大院东南角空地上建造的平房22座地基。[42]后来工程因故被迫中止,当时22座平房已打好了地基和浇灌了部分水泥柱。1954年,这块22座平房地基连同旷地移交给公安11师使用,后来产权转移给了汕头边防检查站。
   该校还在节日及有关活动时组织游艺表演。《潮海关进修小学创办经过》称:“圣诞节的前夜,进修会举行了一个庆祝晚会,由该校教员领导学生表演游艺,异常精彩,博得掌声不少。连本市市长夫妇,亦光临参观哩!”
   游艺表演应该是该校的保留节目,洪先生也曾参加过表演:“我模糊记得1950年在俱乐部有学生演出,五位同学被化妆成工农商学兵,把我化妆成满脸络腮胡子的工人,还在中山公园操场临时搭的台上演过。但是演什么,都忘了。”[43]于先生也曾参加过海关小学腰鼓队的游行表演及小话剧《抓特务》的演出。[44]可见当时海关小学在文娱活动方面颇为重视,在文艺人才的培养和艺术氛围的塑造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三、办学效果
   潮海关进修小学于1947年9月16日正式开学,并于1948年2月1日放寒假。潮海关进修小学在《报告》中对1947年上学期小结到:“本学期虽成立伊始,一切均在草创中,但学校教务,毫不松懈,教师管理异常认真,至于环境幽美,设备完善,在潮汕一带,尚不多睹。是以学生学业进步颇速,同人对于本校初次成立,成绩斐然,期待迨不已。”办校一学期,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甚至超出同人进修会的预期,因此,他们对未来充满更多期待。
   其实,在该校开办三个多月时,就有潮海关关员笔名“山水”者在《潮海关进修小学创办经过》一文中谈到办学的良好表现:“从开学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一切需要的用品,都陆续买齐。学校的行政和学生的学业,各方面都已走上正轨。已考过两次段考,学生程度虽不整齐,大体上尚不算坏,尤其国语进步神速,我们可以时常听到一般闽粤籍的小朋友,大讲其‘国语’了。”“至于教师肯负责任,认真管教,更非一般小学所可同日而语。”由于教师团队的精干和负责,使海关小学的办学效果得以尽快显现。
   该校在海关大院里创办,“做父母的尽可不用耽心车马,也无须派人接送,便利真是不小。”[45]达到员工期盼在大院办学便利接送的目的。
   1950年第一届毕业班十一位同学毕业后,一位回泰国,一位去香港,有四位考上汕头一中、两位考上聿怀中学、一位考上若瑟中学诸名校[46]。藉此也可见海关小学教学质量在汕头市各小学中当属名列前茅。
   四、学校停办
   汕头海关职工子弟小学大约于1951年初停办。洪先生回忆文章也提到此事:“我们毕业后海关小学再办半年就停办了,什么原因我不清楚,我们成了第一届也是唯一的毕业班。”
   据《汕头市志》[47]:“1949年10月-11月15日,县(市)军管会接管旧学校,市区的8所中心学校及2所联保学校,接管之后改设为市第一至第十小学,撤销私立建华小学,学生并入市第三小学。对其馀42所私立和教会办的小学,允许他们暂时继续开办。1950年全市共接管小学3180所[48]。”那么,海关小学应该就是“1950年全市共接管小学3180所”的其中一所了。
   学校停办后,海关小学还没毕业的学生被分配到其它小学,如于必正先生被分在若瑟小学[49]。至此,海关小学完成其历史使命,该校曾用的校舍“潮海关高级帮办宿舍”于1954年被汕头市人民委员会借用,后作为汕头市机关幼儿园,至今尚在办学。
   海关小学创办于内战加剧、物价飞腾之时,而其停办,则也有其时代发展大环境等因素所在:其一,全国解放,社会和平,教育逐步收归政府公办,私立学校自然逐步归并;其二,随着潮海关被军管会接管,1950年2月14日更名为汕头海关,海关管理制度得到改造,原来的潮海关同人进修会已经为汕头海关工会所代替,该小学的经费及管理问题自然受到影响;其三,随着旧海关工作人员的逐步分流,海关员工由临解放时的260人(其中有25人临解放时离汕赴港),至1950年5月13日定编197人,削减128人[50],适龄学生也随之锐减,海关小学停办也只是时间问题。在诸多因素作用之下,海关小学归并公办自是大势所趋,是当时私立教育走向公立教育的时代进步。
   曾经在海关小学读过书的关员子女“关二代”里出了不少人才,“有的博闻强记,后来跻身名校教授;有的能歌善舞,化身文艺骨干;也有的蜕变为运动强将,屡屡在赛场争光。”[51]在他们的突出表现中,让我们想见了海关小学曾经的荣光,也带给我们由衷的敬仰和启示。
   □周修东
   摘自2019年第2期《潮商潮学》
  
  
(发表日期:2019年10月16日)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示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出版填补了潮学研究的空白
w 本中心人员参观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w 出家人对潮汕善堂之奉献及其意义
w 汕头善堂为什么选择在沦陷时期兴办义学
w 潮汕善堂文化特色探析
w 潮阳姑山话古今
w 第一家以汕头为总部的国际公司——以“月份牌”考证为中心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