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与大颠之交是韩愈谪潮最大的亮点

按一般通行的说法,韩愈在潮州刺史任上,曾着实干了四件事:一、祭鳄驱鳄;二、释放奴婢;三、奖励农桑;四、延师兴学。其中以“延师兴学”为最大政绩,甚至有人认为潮之有学始于韩愈。
   但正如饶宗颐先生所言:
   自从苏轼在韩公庙碑上说:“始潮人未知学,公命进士赵德为之师”。故向来一般都认为潮之有学,由韩公开始,这一点殊为不确。姑勿论东汉末三国吴时,揭阳人物已有安成长吴砀,晋时程乡人程旻,宋人称颂之曰:“万古江山与姓俱”。潮州在唐宋学术范畴之内,无论儒、释,均有特出魁杰之士。中唐之际,名宦谪潮者众,常衮先韩公莅潮,“兴学教士”,故明、清方志都说:“潮人由衮而知学。”非始于韩。①
   不过,韩愈在潮兴学的功绩是不能抹煞的,其一是他对潮州的教育事业作出了承先启后、重振学风、重树楷模的贡献;其二是他一贯的办学主张及其文集在潮的流布,使其“王化德治”的儒家思想深入人心,并影响了千秋万代。
   尽管如此,我认为韩愈谪潮最大的亮点还不在于兴学,而是他与灵山寺大颠的交往。这是因为,仍如饶宗颐先生所言:“故论潮人学术,唐世先得禅学之薪传,继起乃为儒学。在韩公未谪潮之前,已卓然大有成就,是即潮人文化——传统之源头,儒佛交辉,尤为不争之事实。”②正是韩愈的谪潮,进一步为“儒佛交辉”创造了条件,由此充盈丰润了潮人文化传统的源头。
   作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他是“高度理性和超人文采集于一身者”(丛维熙语),③只有他,才能与高僧大颠作那种机锋警敏的儒僧对答和探索玄妙深奥的禅理。大颠乃南派禅宗大师,早年于海潮岩(西岩)出家,拜曹溪派系的惠照为师,在南宗禅创始人惠能的第二代传人希迁禅师处获得曹溪真传。与这样一位南派禅宗大师对话并留衣赠诗(“吏部文章日月光,平生忠义着南荒;肯因一转山僧话,换却从来铁心肠。”),从“儒佛交辉”这一意义上说,这才是韩愈谪潮最大的亮点。
   据史载,韩愈与大颠大约见了三次面。第一次是韩愈祀神海上,顺道上灵山拜谒大颠禅师;第二次是大颠应邀到潮郡,韩愈接待他住大稳庵(即叩齿庵),大约住了十多天才返回灵山寺;最后一次是韩愈调任袁州刺史前夕,到灵山与大颠告别,赠衣留念。在这个过程中,韩愈曾给大颠写了两封信。
   通过这些交往,韩愈称赞大颠“颇聪明,识道理”、“实能外形骸以理自胜,不为事物侵乱”,但“与之语,不尽解”。那么,韩愈与大颠到底谈了些什么呢?
   孟简(唐大臣,元和中,官至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在《大颠别传》中对此有生动的记述,兹取大意转录如下:
   颠:今子之貌,郁郁然似有不怿者,何也?
   愈:因贬而祸患不测,冀万一于速归。
   颠:子之死生祸福,其命岂不悬诸天乎,汝姑自修而任命可也。
   愈:佛家无死生,无欲无念,无喜无忧,然愈岂能妄取空语,安于天命乎?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流入中国,汉宋陈魏,事佛弥谨而莫不夭且乱也。
   颠:佛者天下之器也,其言则幽明性命之理,其教则舍恶而趋善,去伪而存真。
   愈:佛者不谈先王之法,而妄倡乎轮回生死之说,身不践仁义忠信之行,而造乎报应轮回祸福之故,使其徒不耕而食,不蚕而衣,践先王之道。
   颠:心地无非,佛之常乐。如孔子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佛之与人子言,必依于孝;与人臣言,必依于忠。此众人所共守之言也。
   愈:儒家之道,孝悌忠信,是以不耕不蚕而不为素餐也。
   孟简笔下的这段对话几近杜撰,类乎创作,他怎么可能如此详尽地了解韩愈与大颠对话的内容呢?因此,对其真实性大可不必去追究它。但这段对话另有其研究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孟简要让大颠说出儒家的话来呢?
   这个问题很有趣,要回答是既易又难。易者,可以说这是孟简时刻站在老友韩愈的立场上,刻意贬佛,让佛门大师向儒学投降;难者,则可能与当时的佛儒交融的大气候有关,也许孟简是有意无意地在“创作”中融合进了“当代意识”。
   那个时代,正是唐德宗倡导儒、道、释三教调和的时代,孟简让大颠接受某些儒学,当是合乎道理的。有论家亦已指出,“难得的是大颠对一些儒家之道亦有所解”。如果这样解释得通的话,那么,韩愈会不会也在某种程度上接受了一些禅理呢?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蔡涵墨在《禅宗<祖堂集>中有关韩愈的新资料》一文中介绍,由福建泉州招庆寺静、筠二禅僧编撰于南唐保大十年(952)的《祖堂集》,是现存的初期禅宗史书的最古本,其第五卷载有石头希迁弟子的传记,开卷便有大颠和韩愈交往的记载。
   蔡涵墨认为,读者可以从这段有关韩愈和大颠问答的记录中看到韩愈在这次“谈禅”中的心路历程,从中便可以看到他对禅宗的了解和接受,这段记录的主要片断是这样的:
   侍郎又问曰:“未审佛还有光也无?”师曰:“有。”进曰:“如何是佛光?”师唤云:“侍郎。”侍郎应:“喏。”师曰:“看还见摩。”侍郎曰:“弟子到这里却不会。”师云:“这里若会,得是真佛光。故佛道一道,非青、黄、赤、白色。透过须弥卢围,遍照山河大地。非眼见,非耳闻。故五目不睹其容,二听不闻其响,一切至凡虚幻无能惑也。”师欲归山,留一偈曰:“辞君莫怪归山早,为忆松萝对月宫,台殿不将金锁闭,来时自有白云封。”
   自后,侍郎特到山复礼,乃问:“弟子军州事多,佛法中省要处,乞师指示。”师良久。侍郎罔措,登时三平造侍者在后背敲禅床,师乃回视,云:“作摩?”对曰:“先以定动,然后智拔。”侍郎向三平云:“和尚格调高峻,弟子罔措,今于侍者边却有入处。”礼谢三平,却归州。
   后一日上山礼师,师睡次,见来,不起便问:“游山来?老僧礼拜来?”侍郎曰:“游山来。”师曰:“还将得游山杖来不?”
   对曰:“不将得来。”师曰:“若不将来,空来何益?”
   对于这段记录,蔡涵墨解释说:“开始的时候,他(指韩愈)对大师的道理茫无头绪,所以说:‘弟子到这里却不会。’后来他听到大颠对佛光的解释,才有所悟。韩愈不了解大颠的沉默,然后从三平侍者那里得到‘入处’才领悟到自然、无为的行为的价值。引文内大颠最后的话:‘空来何益?’似乎暗示韩愈对他的教导已经可以自悟,不必其他人的帮助——不须‘将杖来游’,可以‘空来’了。”蔡涵墨在该文结语中提醒读者说,“不应该以为《祖堂集》是禅宗人士的作品而漠视这些有关韩愈对禅宗兴趣与态度的新资料”。
   这些新资料自然是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的,但正如孟简的《大颠别传》一样,这些关于韩愈与大颠问答的记录究其实也只是小说家言,陈善《扪虱新话》早已指出:“今世所传韩退之别传,乃一切奇摭《昌黎集》中文义长短,以为问答,如市俚稽较。”蔡涵墨认为,“《祖堂集》的记载,反而和《昌黎先生集》里面所记述对大颠的印象吻合”,这正印证了陈善的断语。
   以上所详引的两大部分韩愈与大颠对话的文学记载(用今天的话来说,其实这也就是“纪实小说”),当然仍有其一定的研究价值,甚至还有其“历史价值”。从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其时的历史风貌和普遍的社会心理,同时,约略也可以看出,韩愈对于禅理是有一定程度的接受的,正如陈寅恪先生所言:“禅学于退之之影响亦大矣哉!”④
   在我创作的六场清唱剧《八月居潮万古名》中是这样描绘韩愈与大颠会面的情境的:
   [灵山寺。
   [幽岭清隽,鸣泉潺潺。
   (合唱) 游山灵运常携客,
   辟佛昌黎亦爱僧。
   踏破春烟访禅栖,
   千古佳话留衣亭。
   韩愈(唱) 悬崖老树鸣梵音,
   落涧飞泉响素琴。
   大颠高风居法座,
   浮生有幸得登临。
   [韩愈以虔诚之态步向山门。
   大颠(唱) 寺洞莲座起祥云,
   风送天客入梵林。
   芳馨入怀山门开,
   甘露均施两相迎。
   [大颠以恭敬之态迎下山门。
   [韩愈、大颠恭迎与会。
   大颠(唱) 一自大士入潮海,
   春在枝头已十分。
   韩愈(唱) 大师出世为养心,
   何如济世为庶民?
   大颠(唱) 从来禅室尘外赏,
   岂知念念世中情。
   劝人向善民为本,
   慈怀普渡扶苍生。
   韩愈(唱) 颠师大论甚宏博,
   儒释二教堪融通。
   出世养心宽眼界,
   入世为民色不空。
   大颠(双手合十)善哉!善哉!
   韩愈(抱拳作揖)幸会!幸会!
   很显然,大颠所代表的“劝人向善,匡扶苍生”的禅宗教旨,与韩愈所代表的儒家“博施济众仁义之学”,确有共通之处,都主张“以民为本”,这正是大颠和韩愈如此惺惺相惜的根本原因。
   韩愈与大颠的交往是受到佛学进步因素的吸引,它不是一种偶然的孤立的社会现象,倘若我们将这一社会现象作一个纵的比较,例如从宋代欧阳修、苏轼、程颐、黄庭坚与僧侣的拳拳之情,从明代汤显祖、董其昌、唐元徵、袁宗道结社交禅的逸逸之心,从清代曹雪芹体现在《红楼梦》中的他对禅学的研习,直至现代鲁迅先生与杉本法师、内山完造居士的挚交,老舍先生与宗月大师、大虚法师的过从等此类脉脉相续的士僧交往来看,也许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韩愈在某些方面顺应潮流,对僧侣不存成见,对佛家学说表现出闳通汲纳的态度,这正是他之所以成为一代宗师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韩愈的这种虚心向学的精神,对于我们也是有砥砺警策的意义的。
   韩愈与大颠的交往所留给我们的启迪和警示,还有他对潮人文化传统源头所起的作用,不正是一般官员所不能做到的吗?这正是韩愈谪潮最大的亮点。
   2018年3月20日
   □陈韩星
   摘自2017年第2期(总第55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9年8月1日)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布
w 南方日报报道:四年磨一剑 填补潮学研究空白
w 第八届“潮学奖”评奖结果公示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出版填补了潮学研究的空白
w 本中心人员参观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w 出家人对潮汕善堂之奉献及其意义
w 汕头善堂为什么选择在沦陷时期兴办义学
w 潮汕善堂文化特色探析
w 潮阳姑山话古今
w 第一家以汕头为总部的国际公司——以“月份牌”考证为中心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汕建置沿革》
w 《碣石卫名将传》
w 《潮汕人物辞典》古代卷
w 《潮剧闻见录》
w 《潮汕历代书画人物录》
w 《一脉相承石叻澄邑先哲传略》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6期
w 《潮商潮学》2019年第4期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