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神童苏福的诗

摘要:该文概述明代潮籍神童苏福生平及存世诗歌概况,分析论述苏福的诗歌创作成就,指出苏诗在内涵上表现追求功名的执着与壮阔高远之志向,有关人生无常的感叹与怀才不用的不平,还有咏月诗所表现出来的才思情致,都达到很高的水平;总体诗风豪纵、瑰奇、典丽,其表现艺术既纯熟而又不拘一格,往往独出心裁,取意新异独到,比喻切当妥贴,语言生动鲜活,神韵自然悠远。
   关键词:苏福;存世诗歌;咏月诗;评论
   一、苏福生平与存世诗歌
   有关苏福其人,多种地方志书均有小传,《广东通志》是这样记载的:“苏福,潮阳(今惠来神泉)人。有夙慧。再岁而孤,五岁不言。一日,见道旁蛙死,讶曰:‘出字也(谓蛙死形如出字)。’闻者惊异。自是矢口成章,下笔若有神,人皆呼为神童。时北山驿丞遇福拾穗陇上,戏曰:‘拾穗与神童。’即应声曰:‘折梅逢驿使。’其警敏多此类。后举赴京,以年少,令有司护还,给月米。卒年十四。所著《秋风词》、《纨扇行》,时尤称之。”[1]其他如《明一统志》、明嘉靖《潮州府志》、隆庆《潮阳县志》、清乾隆《潮州府志》、《惠来县志》、民国《潮州志》等地方志书均有小传,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但详略不一。民国饶宗颐总纂《潮州志》在苏福小传条下尚有一则按语:“……‘《吴县志》载,苏福,宣和时人,有奇才,八岁时父命赋新月,福应声而就,父大称赏。应试辄不遇,便超然名利,慕古夏黄公之名,徙居洞庭之慈里湾,流连山水,讽咏竟日,与其友陆子羽、田山人隐居弗出。’是吴县有苏福,其才同,惟时与地异,岂传闻互录,抑真有斯两人耶?”[2]对于《吴县志》的这则记载,是否有两个相似的苏福,饶先生也只存疑,但潮州惠来有苏福其人,在其活动的相近年代,省、府、县有多种志书收载,有同代文学家王世贞的诗评、袁枚《随园诗话》的收载,还有《王华录》、《涌幢小品》也有类似的记载,自是确凿的。
   苏福的诗文,饶宗颐总纂《潮州志•艺文志》存目中著录有《苏神童诗集》一卷,但已佚失不传,隆庆《潮阳县志》收录有他的《秋风辞》、《纨扇行》、《遣睡魔》、《送林鼎元》古风诗四首,其他多种省府县志书也有收录四首,也有收录一二首或二三首不等;现存的《咏三十夜月》七绝30首,这30首咏月诗,较早期的志书有收录到一二首至廿余首不等,较晚期的志书如《惠来县志》、《东里志》则30首全部收录;另有郑昌时的《韩江闻见录》也备录30首,并称系录自“别传定本,与坊刻微有不同”[3]。温廷敬于民国初年选辑的《潮州诗萃》抄本则并收上述四首古风和30首咏月诗。笔者以前在校点《韩江闻见录》和《潮州诗萃》时,均曾在校记中说明这30首咏月诗“因在本地传诵甚广,潮州各府县志大都有收录……但各本文字多有差异”,相互比校,《韩江闻见录》所备录文字较佳,然也并非每处均佳,《潮州诗萃》所录也有文字较佳者。[4]以上是苏福存世诗歌的基本概况。
   苏福小小年纪,就上述现存几首古风诗来看,有表现其追求功名的执着理想与壮阔高远之志的,有关于人生无常的感叹与怀才不用的不平的;其咏月诗更是充分表现了他的诗才。下面分几个方面略述之。
   二、表现追求功名的执着与壮阔高远之志向
   苏福的生平,虽有多种志书记载,但均只有一鳞半爪,其他均无从考证,据记载,他两岁丧父,五岁才开始能说话,却从此出口成章,所以人们都称他神童。我们读他的作品,从他的诗作中,能够窥见他的勤奋和刻苦,追求功名的认真执着和其壮阔高远的志向。比如《遣睡魔》这首古风所表现的:在一个长长的春日,诗人正伏案读书,而自觉发困,昏昏欲睡:“斗斋无人春昼永,书案粘痴发深省。幽怀欲置廖廓乡,黑魔极豫华胥境。痴人懒魄何惺忪,垂头闭目甘相从。心猿意马付缰缚,南柯蚁穴空从容。恍如青松出书腹,又如蕉隍眠野鹿。”诗人认为自己的发困是“睡魔”相侵,他对这个过程的描写比喻遣词造句非常的奇瑰典丽,联想丰富,别出心裁,奇特富赡。简单的书房发困,竟有如此瑰奇的联想描写,足可见其功力之深,表现力之强。这还只是“遣”之前的现象。接着,诗人笔锋一转:“闯然回首一欠伸,耿耿阳乌栖若木。”突然振作起来,伸了伸懒腰,回首一望,窗外正春日融融。诗人决意驱走困乏,即所谓“睡魔”,振奋精神,继续苦读,因对“睡魔”说(实际上是对自己说):“功名未必黄粱炊,悬梁欲拟黄金佩。插翼岂计升天期,寸阴易迈驹隙驰。”求取功名是实实在在的头等大事,并非黄粱美梦,我正在悬梁刺股苦读,指日便要取到“黄金佩”,我不愿人生如白驹过隙,我要珍惜寸阴;因此,时间对我来说非常宝贵,你这“睡魔”不要老来打搅我,我愿“浩歌舞剑送你归”,送你到山中的“陈希夷”那里去。陈希夷,名抟,五代宋初道士,隐居华山等地,自号“扶瑶子”,宋太宗赐号“希夷先生”,传说他特别能睡,可以一睡数天不醒。所以诗人要振奋精神,驱赶“睡魔”,把它赶到陈希夷所居的山中去。全诗从立意上,从整体意象上表现了苏福小小年纪的鸿鹄之志,求取功名的雄心和自信;表现了他追求“黄金佩”的人生志向;他时时自省振作,悬梁苦读,不愿白驹过隙、浑浑噩噩打发日子,执着之追求和超常的自制力,令人惊奇。
   另一首古风《秋风辞》云:
   庭皋梧影动,树杪秋风起。
   人见秋风悲,我见秋风喜。
   彤云扫尽烟尘消,万里乾坤净如洗。
   冥鸿一举横四海,霜隼孤飞渺千里。
   从渠伯劳燕,零落下蓬苇。
   芃兰傲霜秀苍玉,丛桂摇空喷金蕊。
   从渠蒲柳姿,萧疏叹零萎。
   人言西风吹人老,漆发酡颜变枯槁。
   又言西风生客愁,砭骨寒心裂肝脑。
   吁嗟西风兮,本无情。
   惨栗者自悚,衰谢者自惊。
   丈夫不与草木腐,安与草木同枯荣?
   我愿西风常识面,年年岁岁长相见。
   吹将鬓发似磻溪,快我鹰扬邈云汉!
   这首《秋风辞》可以说表现了诗人俯瞰宇宙人生的更为壮阔、更为高远的气概和胸襟;它一反传统士大夫悲秋的情愫和秋天肃杀的文学意象,凸显诗人对秋风的石破天惊的独特理解、独特联想,发人所未发,可以说写出了我国诗歌史上乃至文学史上有关秋风的另类的独特意象:“庭皋梧影动,树杪秋风起。人见秋风悲,我见秋风喜。”那么,秋风有什么可喜呢?诗人以其壮阔高远的胸襟,抒写秋风的横空气势:“彤云扫尽烟尘消(有的版本作“烟尘生”,当以“消”为是),万里乾坤净如洗。”在秋风的气势横扫之下,秋天的明净和高远自然地凸显出来;那冥鸿、霜隼不惜从此劳燕分飞而“一举横四海”、“孤飞渺千里”;那傲霜的“芃兰”、摇空的“丛桂”,也不惜从“蒲柳姿”中“萧疏叹零萎”而在秋风中“秀苍玉”、“喷金蕊”。诗人用诸如此类的意象来寄托其壮阔豪迈高远的胸次和追求。至此,笔锋一转,又回头概括一般人们心目中秋风的可怕:“人言西风吹人老,漆发酡颜变枯槁。又言西风生客愁,砭骨寒心裂肝脑。”可是,在诗人看来,秋风之本性虽然无情,但并不可怕,只有“惨栗者自悚,衰谢者自惊”,而大丈夫本应具经霜傲雪之气概,既“不与草木同腐”,又怎能与“草木同枯荣”?为此,诗人更愿意“西风常识面”,“吹将鬓发似磻溪,(有些版本作“蟠溪”,当以“磻溪”为是),快我鹰扬邈云汉(有的版本作“快哉”,当以“快我”为是)。”诗人之喜爱秋风常识面,是希望秋风将他的鬓发尽快吹得像磻溪钓叟姜太公那样,以期能尽快遇明主建功立业,“鹰扬邈云汉”!整首诗通过对秋风的抒写,表达诗人那种企求“一举横四海”、“孤飞渺千里”、“秀苍玉”、“喷金蕊”,不与草木同腐,不与草木同枯荣,企求“鹰扬邈云汉”的那种凌霜傲雪的豪迈壮阔、高旷邈远的人生追求和品格境界。这对于一个十余岁的小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三、有关人生无常的感叹与怀才不用的不平
   苏福的童年少年,满怀着求取功名的渴望,苦读诗书,出口成章,在本地颇有名气,被誉为神童。他的求取功名的渴望和梦想,终于在他14岁时有了一次实现的机遇,由地方推举赴京应考童子科。然而,结果却使满腔的希望化为泡影。科考的结果是“以年幼,令有司护还,给月米”,等待长大。本来,得到这样的结果,已是成功了一半,如果是一般的人,会非常高兴。但苏福虽年少,却自视甚高,且恃才负气,对此结果却是大大的不满意,这在他的诗中有明显的流露,主要表现在《送林鼎元》和《纨扇行》两首诗里面。
   《纨扇行》一诗,主要是借物抒情,寄托诗人的有关人生无常的感叹。诗人借纨扇的意象,从它的被主人精心制作,到为主人服务,包括驱“炎溽”、“障容面”,受到主人的眷顾,以至“执手同缱绻”;主人可谓是爱不离手,连夜晚也陪伴主人于“纱幮”中,为主人散“香汗”,好不开心,好不快活。然而,时序推移,一旦天气转凉,“世路易冰炭”,便被弃置而“转幽闲”,“谁复转清盼”,没人理没人睬,被冷落一边。诗人由此联想到人生好景不常,联想到“金屋贮阿娇,长门锁春怨。玉楼宴环奴,驿庭碎花钿”。无论是物还是人,无论是才士还是美女,都有被珍重和被冷落的时候,感叹“人耶物耶古如斯,彳亍风前发三叹”!这首诗意象独特,咏物以抒情,借物以感叹,以咏物诗寄寓人生哲理,颇具自然韵味,可见出诗人手法之高妙。
   《送林鼎元》一诗,则可窥见诗人怀才而不被用的不平之气。诗云:
   开帘看春客窗暖,古壁尘埋碧瑶简。
   娇莺夜挟东风归,桃株满林红玉烂。
   巷南巷北花参差,飘垂络拥悬红丝。
   藐金挥掷压豪杰,使酒怒碎珊瑚枝。
   檐前压雾连钱动,驮玉归来宝山重。
   锦纹屏风龟甲香,海涨累为楚山梦。
   我生十四犹坎壈,对酒观天不能饮。
   诸公尽上黄金台,空山零落眠云枕。
   抚剑长歌天为愁,明珠白璧将安投?
   汉家公侯那有种,卫青牧豕皆封侯。
   这是一首送别诗,所送对象却是有点特别。苏福赴京考童子科,应该是成绩不错,但以其年少,不便留用,派吏部官员林鼎元护送他回乡,并令有司给月米。苏福因赋诗送他。该诗的背景是遍地烂漫、万紫千红的春日,诗人于饮酒间开帘看春,但见春日融融,万物生机勃发,触景联想自身命运的坎坷,自己抱着满怀的希望,长途跋涉上京应考,又不是因才力不逮,但却只能“古壁尘埋碧瑶简”而使“娇莺夜挟东风归”,同考的才士则“诸公尽上黄金台”,自身却只落得“空山零落眠云枕”于是郁郁不乐,“对酒观天不能饮”,尤其想到科场上曾“藐金挥掷压豪杰”,却不被录用,自是愤愤不平,以至于“使酒怒碎珊瑚枝”。一场美好的希望梦想落空,因停杯而“抚剑长歌”,慨叹并自问“明珠白璧将安投”?无可奈何之下,又发出强烈的感叹并质问:“汉家公侯那有种,卫青牧豕皆封侯?”其抑郁不平之气,溢于诗外,直冲霄汉。全诗格调悲壮狂放,气冲牛斗而瑰奇藻丽,典雅富赡,确是难得,无怪乎明隆庆年间的潮阳知县,纂修《潮阳县志》的黄一龙,在收录这首诗后面的按语中谓:“福……尝举神童,至京不用,遣鼎元护归。福因作诗送之。今观其词多悲壮,有感慨不能平之意。而福亦遂于是年卒,岂其讖耶?但福诗藻丽奇瑰,豪纵不羁,如《秋风》、《纨扇》等篇,往往类此,有太白、李贺所不能道者。使天假之以年,其所就当未可量。乃竟不然,惜哉!”[5]“藻丽奇瑰,豪纵不羁”,确是福诗的特色所在,尤为特别的是,称其“有太白、李贺所不能道者”!太白、李贺活动于我国诗歌发展的高峰期,向来被称为“诗仙”、“诗鬼”;而福诗竟有仙、鬼之所不能道者。于此可见其对苏诗评价之高,也可见苏福诗歌达到了惊人的艺术成就。
   四、咏月诗所表现出来的才思与情致
   苏福的30首咏月诗,据说是8岁时所作,他是从“初一夜月”咏到“三十夜月”,每夜一首绝句。在我国诗歌史上,咏月诗可谓佳作迭出,李白就有多首诗歌涉及咏月,但大多数是歌咏中秋月或团圆月,或者歌咏上弦月下弦月等,像这样一口气从初一夜到三十夜的连续之作,却并不多见,而苏福又是小小年纪,诗又多能自出心裁,且成熟老到,造语新颖活泼,设喻形象鲜活,意境神韵自然,整体上舒缓从容,这些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请看下面三首:
   气朔盈虚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无。却于无处分明有,浑似先天太极图。(初一夜月)
   三足金乌已敛形,且看兔魄一痕生,嫦娥底事梳妆懒,终夜蛾眉画不成(初二夜月)
   日落江城半掩门,城西斜眺已黄昏。何人伸得披云手,错把青天搦一痕(初三夜月)
   像上面第一首《初一夜月》,明明是“半分无”,但却于无处又“分明有”而且“浑似先天太极图”,这样的诗境设造,这样的描写分寸,这样的形象比喻,可以说看似稚拙而极老到,看似浑沌而极具大气。《初二夜月》先用“金乌已敛形”、“兔魄一痕生”两个奇妙形象的比喻来实写,再以嫦娥为何“梳妆懒”而导致“终夜蛾眉画不成”来通过设问作喻,别具意境。《初三夜月》则头两句实写,再从“斜眺”自然带出一个新奇绝妙的设喻:“何人伸得披云手,错把青天搦一痕。”构思和设喻均别出心裁而深具韵味。再如下面这几首:
   牛女依期渡汉河,广寒孤枕奈愁何?此时方与人间约,剖破冰盘下碧波。(初七夜月)
   堪叹人生奈若何,良宵遇酒且高歌。不知织女归何处,留住中天一只梭。(初九夜月)
   今夜圆非三五圆,只因圆处减婵娟。向残时节寻常是,说与嫦娥守夙缘。(十六夜月)
   玉漏迢迢夜未央,冰轮欹侧辗东方。其中桂影参差见,想是仙枝会短长。(十九夜月)
   频催玉漏夜迟迟,残月弯弓上海湄。想是惜花人起早,慌忙只画半边眉。(廿七夜月)
   才周一月匝三旬,不见清辉有半痕。娥女夜眠甘受寂,恰如陈后闭长门。(三十夜月)
   以上所举数首,除同样具备上面所说的鲜活奇妙的比喻,新颖活泼的语言和颇具神韵的意境创设等之外,更包含了诸如月圆月缺、牛女渡汉、广寒孤枕、向残时节、嫦娥夙缘、娥女夜眠、陈后闭门等等这些颇具人生哲理意味的意象,带了某种自然规律非人力所能强为之的无可奈何的感悟之类的东西,像七夕不能长有、圆过之后必缺等无法扭转的自然之理。感悟人生必有顺逆圆缺,不可能一厢情愿,像“堪叹人生奈若何,良宵遇酒且高歌”、“广寒孤枕奈愁何”、“向残时节寻常是”等等的人生况味。这些深具哲理韵味的东西,居然深残于一个幼小的心灵之中,通过咏月诗而表现出来,这难道不是奇迹么?还有,这组咏月诗从月亮形象“于无处分明有”到月圆再到“娥女夜眠甘受寂”的全缺,每一天的差别只是那么一点点,而诗人却能把它很恰切地一一描写,比喻切当,自出心裁,把月亮形象的细微差别描画得相当的得体妥帖,这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于此可见苏福神童之称,决非虚誉。
   对于苏福的诗,明代大文学家、“后七子”之首王世贞曾有颇高的评价,他说:“余读苏神童《初一夜月》诗‘却于无处分明有,浑似先天太极图’二句,饶他湛甘泉诸公,再理会几年亦说不到。今考《合壁事类》引《桐江诗话》载曹希蕴《新月诗》云:‘禁鼓初闻第一敲,乍看新月出林梢。谁家宝境新磨出,匣小参差盖不交。’与福《初四夜月》诗全同,是福犹不免于抄袭。然其他则多自出心裁,以八岁童子而能为此,固可异矣。七古诸作尤有才思。”[6]这里提到的湛甘泉,名若水,为明代与陈白沙齐名的哲学家。苏福的这二句诗,正是涉及哲理命题,故王氏特别指出“湛甘泉诸公,再理会几年也说不到”。可见王氏对苏诗的评价是非常高的。清代诗人袁枚的《随园诗话》,对苏福的咏月诗也颇称赏,他说:“前朝广东惠州(应是‘惠来’之讹),有苏神童咏月三十首,其最佳者,初一月云:‘气朔盈虚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无。却于无处分明有,浑似先天太极图。’初二月云:‘三足金乌已敛形,且看兔魄一丝生。嫦娥底事梳妆懒,终夜蛾眉画不成。’初三月云:‘日落江城半掩门,城西斜眺已黄昏。何人伸得披云手,错把青天搦一痕。’初四月云:‘禁鼓才闻第一敲,忽看新月挂林梢。谁家宝境新藏匣,盖小参差掩不交。’十八月云:‘二九良宵此夜当,镜轮虽破有余光。劝君夜饮停杯待,二鼓初敲管上窗。’二十一月云:‘破镜缘何少半规,阳精倒迫若相催。弓弦过满知何似?正是弯弓欲射时。’二十二月云:‘三更半夜未成眠,残月今宵正下弦。若有远行人早起,也应相伴五更天。’神童年十四而卒,人问几时再生?应声曰:‘五百年。’”[7]袁枚是清代大文学家,也是一流的文学鉴赏家和文学评论家,他的《随园诗话》影响极大,当时多少著名诗人,以能跻身诗话为荣;多少王公贵胄,托关系把诗作送到袁枚处,希望能有一鳞半爪收于诗话中,但多数换来的是袁氏在诗话中的几句不冷不热的嘲讽或者黑色幽默。《随园诗话》中对广东籍作者评价较高的,除番禺黎美周的咏牡丹诗和神童苏福的咏月诗外,几乎很少再见到。于此也足可见出苏诗艺术上的成就。
   综上所述,可见苏福的诗,无论在表现追求功名的执着与壮阔高远之志向方面,有关人生无常的感叹与怀才不用的不平方面,还是他的咏月诗所表现出来的才思情致方面,都达到很高的水平;总体诗风豪纵、瑰奇、典丽,其表现艺术既纯熟而又不拘一格,往往独出心裁,取意新异独到,比喻切当妥贴,语言生动鲜活,神韵自然悠远。
  
   □吴二持
   摘自2017年第2期(总第55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8年9月18日)
下一篇:没有可显示的内容
w 《海那边-潮汕侨批》由中央电视台播出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第十二期“西堤公园文化讲堂”开讲
w 山东省潍坊市政协王沂一行来访
w 东兴侨批研究会客人来访研究中心
w 研究中心联合汕头市教育局向全市40个中小学赠送潮汕文化书籍
w 论神童苏福的诗
w 从考古资料与历史文献论粤东古文明——兼论“浮滨文化”相关的若干问题
w 关于构建潮汕文化统一学术话语体系的思考——兼论汕潮揭三市文化碎片化危机
w 文化认同是建成21世纪海丝的重要保证
w 郑午楼先生与饶宗颐教授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商•潮学》2018年第5期
w 《许昭雄潮州音乐作品总谱集》
w 《侨批文化》第28期
w 《潮学通讯》第55期
w 《潮学集刊》第六辑
w 《韩江闻见录》
w 《补纂叠石山房志》
w 《海陆丰诗词选征》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