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构建潮汕文化统一学术话语体系的思考——兼论汕潮揭三市文化碎片化危机

提要:本文从潮汕的地域特色,论述潮汕文化是一个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特定地域文化传统和思想人文符号。汕潮揭三市分设后,其行政区划格局虽然发生了变化,但是民间的生存方式、生活联系、民风民俗没有变,潮汕人民的生活、生产交往和学术文化交流没有变,文化格局和文化特色也没有变。在对外展示和文化交往中,汕潮揭三市应顾大局、识大体,努力构建汕潮揭三市统一的话语体系,防止潮汕文化碎片化。
   关键词:潮汕文化话语体系碎片化危机
   潮汕文化,是一个潮汕地域特点明显、群体凝聚力强、海丝特色浓厚、商业意味浓烈、侨乡特色突出的地方文化。随着1991年初汕头经济特区扩围,汕头、潮州、揭阳三市分设,三个地级市为了各自发展的需要,在文化舞台上各唱各的戏,各舞各的套路,各说各的话,文化上的交流、联系减少了,潮汕文化面临着被碎片化的危机。研究潮汕文化内涵,探索其形成过程和特色,构建潮汕文化统一学术话语体系,无疑对加强潮汕三市文化联系,增强潮汕文化的对外传播力是有帮助的。
   一、潮汕是一个地域整体,有着密不可分的共同人文特征
   潮人,或称潮汕人,是广东省三大民系之一,其居住区域潮汕地区位于广东省最南端的南海之滨,并与江西、福建两省交界,故有“省尾国角”之俗称。潮汕地区原为潮州府辖地,故历史上称潮州人,当今的海外潮人社团亦仍统称潮州会馆,幅员相当于现在的汕头、潮州、揭阳三市,以及梅州市现辖的大埔、丰顺二县,现有人口1000多万;除此之外,还有散居海外各地特别是东南亚国家和港澳台地区的潮人后代估计有1000多万;潮汕本地之外的国内潮人也有1000多万,即所谓海内2000万,海外1000万,是一个庞大而特殊的民系。自古以来,潮汕是一个整体,因其操潮语,民风习俗相同,所以人们一直将之称为潮人或潮州人。所以,潮汕文化也伴随着潮人的足迹,走向全国各地,走向全世界。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潮人由于居住环境相似,操潮汕地方方言,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地方文化,即潮汕文化。有人说: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就有潮汕文化。有的学者把潮汕文化概括为方言、民间文学、潮剧、潮乐、工艺美术、民居、民俗、名贤、农艺、商品文化、饮食、宗教、侨批等十二个方面,笔者认为,以上这些都是潮汕文化富有特色的方面,但突出体现潮汕文化特点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潮汕地方方言;二是美妙动听的潮乐和潮剧;三是精美绝伦的民间工艺美术;四是令人垂涎的潮菜饮食文化和工夫茶;五是以拜神、游神为主要特色的民俗活动和善堂文化;六是移民文化和侨批、家书;七是擅于经营的潮商和具有高度凝聚力的潮帮;八是潮汕民居和宗族会所——祠堂。正如杜经国教授所指出的那样,“潮汕文化的最大特色还不止是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优秀成果,而是孕育和创造这些成果的广大潮人所独具的文化心态,即由他们的道德情操、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所构筑的气质和风度。”[1]这些,都是潮人共同的记忆和精神家园。
   二、三市分立,潮汕文化不应被撕裂
   潮汕三市分立行政区划,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现实,汕头、潮州、揭阳三市都是地级市,大家彼此彼此,不分管仲。三市有关部门在谋划文化发展时,也各有各的招,互相竞争,这对发展潮汕文化应该也是一个好现象。但也出现一个倾向,就是过分强调自我,三市文化工作者对各自的研究对象过度“移情”。正如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陈春声教授在《汕头埠图说》一书序言所指出的那样:“从事地域社会历史研究的学者,大都热爱自己的研究,热爱自己所研究的人们,热爱这些人们祖祖辈辈生息的山河和土地。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所从事的是一项与个人的情感可以交融在一起研究,学术传统与个人情感的交融,赋予这样的工作以独特的魅力。我们在感受这样的学术魅力,享受思想创造愉悦的同时,也要尽量避免由于对研究对象的过度′移情'而产生的画地为牢的倾向。我们的思维不应该受到行政区划(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概念范畴、族群偏见、意识形态等等因素的束缚,而应该像这本书所展现的图景一样,从实际的历史过程出发,尽可能贴近和理解当时人的立场,重现他们的物质生活与精神世界。”[2]
   我们会不会因对研究对象过度‘移情’而产生“画地为牢”倾向?我们的思维,会不会受行政区划、概念范畴、族群偏见、意识形态等等因素的束缚?
   笔者认为,或多或少是所表现的。比如,对汕潮揭三市共同的潮汕文化,有的说是潮汕文化,有的说是潮州文化,有的说是岭东文化。有的还因这个称谓问题在网络上争得你死我活。这个争论,表面上是一个文化概念之争,实际上是在拉扯潮汕文化,碎片潮汕文化。这个争论不仅出现在民间,还反映到三市官方的文化交往上。前几年省文化部门曾决定在潮汕实施一项地方文化生态保护计划,结果,三市在潮汕文化的称谓问题上不一致而逼使有关部门不得不在汕头举办了一个四市(汕头、潮州、揭阳、汕尾)文化学者座谈会。结果,四市还是各说各的话,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
   在向省政府文化部门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时,也是各唱各的调。如同一种潮汕文化的种类,三个市都去申报,结果省公布时,出现同一种“非遗”三种名录的怪现象。
   更有甚者,三市有关部门在认定与潮汕文化有关项目时,有时也会对自己的地域过份的移情,而招致了三市的步调不一致。如有一个市申报并被公布为“潮菜之乡”;第二年,另一个市接着申报,名称为“潮州菜之乡”。前几年,有一个市已通过省质检部门鉴定并公布“潮汕工夫茶”质量标准;过了些年,另一个市质检部门也颁布了一个市级“潮州工夫茶”质量标准。同是潮菜,出现了“潮菜”、“潮州菜”两个名称;同是潮汕的“工夫茶”,出现了“潮汕工夫茶”、“潮州工夫茶”、“揭阳工夫茶”三个称谓、两个标准,这还算是“标准”?2012年汕头质检局向省申报狮头鹅为澄海“地理标志产品”时,另一个市的质检部门就提出不同意见,说狮头鹅最早不是出自澄海,而使申报搁置。如此拉扯来拉扯去正常吗?
   笔者在担任广东省第十届人大代表时就发现,没有分市之前,三市的潮剧统一由广东潮剧院领导,汕潮揭三市分立后,各市各搞各的,出现了“汕头潮剧”、“潮州潮剧”、“揭阳潮剧”等不同称谓。2006年2月笔者便向省人大提交了《广东潮剧院恢复省管的建议》,其职能、业务范围覆盖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统一指挥协调潮剧的人才培养、舞台艺术和对外宣传、推广。又如文化部门在向省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省公布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同一类潮汕文化出现了不同的名录。如2006年5月10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出粤府【2006】53号《关于批准公布广东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通知》中,潮汕三市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有15项,其中汕头6项,潮州8项、揭阳1项。从名录中发现,潮汕三市在申报和被批准的同一类潮汕“非遗”中,出现了同一类别有不同名录的问题,如潮剧、英歌、剪纸、木雕、潮乐、灯谜等,都在“非遗”名录前冠上市名,如汕头木雕、潮州木雕等。
   笔者认为历史上潮汕是一个整体,潮汕文化也是一个整体,应该说这些文化种类汕头有、潮州有、揭阳也有,但在申报和列入名录时,应该有一个统一的名称,不应该出现“汕头潮剧”和“潮州潮剧”等人们容易混淆的申报项目,这样容易被外界所误解,也不利于传承和弘扬非物质文化遗产。于是笔者于2007年1月向省人大提出了《统一三市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建议》,从省公布第一批“非遗”发现的问题入手,谈了自己的看法。并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省文化部门在受理潮汕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工作时,要做一些协调工作;二是在公布名录时,最好对潮汕三市申报名录做个统一,如潮剧应是三市都有,在名录出现时应为:潮剧(汕头、潮州、揭阳),其余类推。
   这个建议,引起省人大的重视,省文化厅也采纳了这个意见,在公布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采纳了这样的方式。诚然,笔者并不是在那个市工作,就为那个市说话,而是大家都是自己人,打开在天窗说亮话,说内心话。我们十分尊重汕潮揭三市的历史文化特色,十分尊重揭阳古邑、汕头开埠的历史,十分尊重潮州府城长期作为潮汕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历史事实,我们也十分理解潮州府城人的文化情感。但是,如果一种文化连自己圈子内的人都凝聚、团结不了,哪将如何去服人?如果一种文化,连一个统一的名称都没有,那又如何去传承和推广?作为潮汕文化学术体系,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学术话语,那这个体系又如何能确立?因此,潮汕文化没有一个统一的学术话语体系,是会影响潮汕文化的文化安全的,构建统一的潮汕文化学话语体系,已是刻不容缓的大事了。
   三、构建潮汕文化学术话语体系正当其时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所谓“中国特色”,就应该是基于中国实践,面向中国问题,回应中国需求的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活动和学术体系。潮汕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同样也需要有潮汕地方特色。历史上我们的潮人先辈,一直在为潮汕这个族群进行着生生不息的实践活动,为潮汕文化的形成添砖加瓦。新加坡批局的华侨信件信封因添加寄钱回家乡这一要素而形成了“潮汕侨批”文化;潮汕华侨孤单出洋,出于生存发展需要“抱团”而形成的“潮汕商帮”;人多地少的潮汕平原因种田如绣花而形成的“潮汕老农”,等等。这些特色文化来之不易,潮汕文化基因的累积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进程。因此,值得我们倍加珍惜,决不能让一个统一的潮汕文化体系在我们手头拉扯掉。
   潮汕文化的学术话语,是潮汕文化话语体系表达方式构成的符号。这个符号,也是连接思想观念的关节点。一个符号,代表一种物体;一个术语,代表一种思想文化形态。一个术语、一个符号的对外表达,代表了这个特定物体和特定思想文化形象。所以,我们在对外表达时,决不能同一物体用不同的符号,同一种思想文化形态用多种术语。如放任这种倾向任其自由发展,不加约束,外界是会无所适从的。
   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要有“中国表达”。几千年前,我国的先贤早就有“王道”、“霸道”的说法;而西方以约瑟夫•奈为代表提出的所谓“软实力”和“硬实力”,其实质与我国的上述提法是一致的,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而潮汕有句俗语,叫“千斤力不如四两命”;把“王道”和“霸道”,表达成“四两命”和“千斤力”,这就是潮人的表达方式。以潮人和潮汕人文为研究对象的潮学,是一个完整的学术体系,也应该有一个完整的学术话语体系。有基于此,笔者也曾努力借力省有关部门为构建潮汕文化学术话语体系、推广潮汕文化做过一些尝试。
   从2014年开始,笔者先后向广东省人民政府提出三个建议,并引起省领导的重视和批示:(一)2014年6月18日提出《关于把汕头“海上丝绸之路历史文化遗迹”捆绑申遗的建议》[3];(二)2015年6月29日提出《关于保护和利用汕头侨批文化资源的建议》[4];(三)2016年5月10日提出《关于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几点建议》[5]。这些建议的主旨在于力求使潮汕共同的文化资源,被省有关部门所认可和重视。回望2007年1月,笔者向省人大提出潮汕侨批申遗的建议,并得到省档案馆的重视[6],2013年6月侨批申遗成功。这些,都力求更好地对外展示潮汕文化的美誉度。
   有基于此,笔者呼吁三市社科部门、潮汕文化部门、学术研究部门,应该抬高文化站位,沉静地研究潮汕文化学术话语体系的统一和构建这个重要课题。初步思考和建议从如下四个问题着手:一是潮学学术名词的统一。例如:是潮汕文化还是潮州文化、岭东文化,是潮学还是潮州学,是潮汕话还是潮州话,是潮州音乐还是潮汕音乐,是潮菜还是潮州菜,是潮汕工夫茶还是潮州工夫茶,是潮汕大锣鼓还是潮州大锣鼓,等等;二是收集和整理能与国家和国际话语体系相衔接的“潮汕表达”,形成潮汕文化特色话语体系;三是开展潮学研究课题协调、协作,不搞重复研究;四是制定规则,统一口径,在三市的学术刊物、对外传媒、政府公文上,确立统一的潮汕文化学术话语;五是由三市共同购买服务,委托非政府组织编写《潮学年鉴》,作为潮汕文化统一学术话语体系的权威发布。
  
   □陈汉初
   摘自2017年第2期(总第55期)《潮学通讯》
  
  
(发表日期:2018年9月18日)
w 《海那边-潮汕侨批》由中央电视台播出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第十二期“西堤公园文化讲堂”开讲
w 山东省潍坊市政协王沂一行来访
w 东兴侨批研究会客人来访研究中心
w 研究中心联合汕头市教育局向全市40个中小学赠送潮汕文化书籍
w 论神童苏福的诗
w 从考古资料与历史文献论粤东古文明——兼论“浮滨文化”相关的若干问题
w 关于构建潮汕文化统一学术话语体系的思考——兼论汕潮揭三市文化碎片化危机
w 文化认同是建成21世纪海丝的重要保证
w 郑午楼先生与饶宗颐教授
w 三句呾无二句着
w 是“东来物”还是“西来货”西洋菜与海丝的不解之缘
w 市集邮协会邮识沙龙,国级评审员普及侨批知识
w “名人名家讲堂”专题讲座,讲解潮汕侨批丰富内涵
w 潮俗年终谢神
w 《潮商•潮学》2018年第5期
w 《许昭雄潮州音乐作品总谱集》
w 《侨批文化》第28期
w 《潮学通讯》第55期
w 《潮学集刊》第六辑
w 《韩江闻见录》
w 《补纂叠石山房志》
w 《海陆丰诗词选征》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