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的抽纱工业》


   编者按:
   潮汕是抽纱业的发源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从全国范围来说,抽纱业在潮汕是最旺盛的,潮汕的抽纱货品,占据了全国抽纱货品一半以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期间,国际交通阻断,且於战争期间被外国视为奢侈品,或禁止入口,或限制入口,销售极为困难,再加以各种各样的摧残,竟陷抽纱业於完全停顿状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参与协助管理抽纱工业的中国工合协会总会1946年从重庆迁址上海,时任中共南方局经济组领导人许滌新同志授意,以工合协会名义,由时任工合协会总会特派员兼工合曲江(韶关地区)办事处任职的林达飞先生,以林飞达笔名撰写《潮汕的抽纱工业》调查报告,并特别选定连载于上海文汇报1946年的7月1日、2日、3日的第五版上。《潮汕的抽纱工业》调查报告连续三天的发表,在全国抽纱业界引起了很大反响,从而促进了潮汕抽纱工业的一系列发展,意义深远。
   1983年该文作者林达飞先生(已于2004年5月1日逝世)与当时在上海宣传部门任职的老朋友王亚夫、许惠君夫妇的帮助下,于上海博物馆查阅到并复印出《潮汕的抽纱工业》一文。日前,林达飞先生儿子林港汕先生为传承父亲意愿,将此文及一些相关历史资料捐献给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因年代久远,当年报纸有些字迹模糊不清,1983年复印至今也有些看不明白,加上连载用的是繁体字,林达飞先生儿子林港汕先生及家人克服重重困难,细心查找资料,反复校对,于2016年10月3日完成最后校对。
   现将该文刊登,以飨读者。
   一.前言
   二三十年来,抽纱业是我国主要外销手工业产品之一,其出口数量,占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地位,甚为国人重视,惜自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国际交通阻断,且於战争期间被外国视为奢侈品,或禁止入口,或限制入口,销售极为困难,再加以敌人种种恶毒的摧残,竟陷抽纱业於完全停顿状态。
   潮汕是抽纱业的发源地,从全国范围说来,抽纱业在潮汕是最旺盛的,据估计全潮汕直接从事抽纱工作的工人数在四五十万人,间接,籍抽纱业生活的当在一百万人以上。以前潮汕抽纱货品每年出口的数额,几占全国抽纱货品一半以上,生产量每年在三百万打左右,产值在二三千万元之间,在潮汕手工业中,它是最重要而且普遍的,可惜自太平洋战争后,继之民国卅一年(1942)潮汕大米荒,暨敌人的恶毒摧残破坏,生产停顿,工人死亡或流徙,对我国际贸易以及对于潮汕社会经济,无疑是一重大打击。
   二.抽纱业的发展情形
   潮汕抽纱工人差不多完全是女子,所以抽纱业的盛衰,实足以影响一般妇女生活,以及农村经济,本来潮汕女子除了在家操作家务外,不能担任其他繁重的田间工作,劳力殊多浪费,妇女在家庭地位,亦甚为低落,到了清光绪期间,有基督徒爱力氏渡海来汕头福音医院担任医师,他看见潮汕一般基督徒的妇女,比较柔弱的大多没有生产能力,于是便把她从欧洲学来的抽纱手艺,教授她们。自此以后,一般妇女群起学习,以工值所得帮助家计,后来因出品精美,销路日广,出口大增,因此广州,北平,烟台,上海,宁波,苏州,和温州等各地妇女,亦相继仿效,演化传授,种类从简到繁,花样也日新月异,到了晚清,抽纱工业,已经成为我国沿海各地妇女家传户晓的手工业,成为家庭主要的副业之一了。
   若把潮汕抽纱业发展的时期划分出来,大概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是尝试时期;第二,是进入商业化时期;第三,是外商直接来华经营和操纵时期。初期抽纱成品,是由教会内的西籍教师回国时随便带到英、美,等地试销,而结果大受欢迎,需要日增,这时商人见抽纱生意大可经营,便纷纷创设商号和工厂,正式收工或聚工,大批制造,并向国外推销,至此,汕头抽纱业始成为一种商业化的手工业。而汕头抽纱,在外国推销结果,逐渐把外国编制的抽纱货品排挤,而占到优越的市场,其原因为:(一)外国机制的抽纱货品不及中国的手制货品精美耐用,(二)外国机制品工值太昂,所以欧美人士多数喜欢购买潮汕手制的抽纱货品,而外国商人看见潮汕手制抽纱货品物美价廉,销路大畅,便争来潮汕经营,或商请潮州抽纱商号为他们在华的辦莊,(购货代理)或直接派遣人员来潮汕自创公司或工厂,委托华人买办雇工,收买和放工。本国较大的抽纱商号,虽然也有到外国创设分店或委托代销处,自己直接推销的,但数量很少,而且资本也比不上外商的雄厚,这一时期抽纱出口数额激增,但原料的输入,货品的输出与乎资本销场都控制在洋商手里,华商的发展受到种种限制,而抽纱工人在重重盘剥之下,其生活亦就困难万分。
   三.抽纱的种类制法和原料
   普通所称“抽纱”是一个总名称,实际上它是包括着四大种类,就是:(一)抽纱,(二)花边,(三)顾绣,(四)補布。该四大种类因为抽纱最先出名,到了后来顾绣花边補布相继仿效兴起,而它们的制法多少和抽纱有连带关系,故总称“抽纱”。
   抽纱的制法:通常是在底布上面印上各种花纹图线,然后按照所有纹线,将底布上的纱线割断,抽去或割去,并应把线割断的地方扣紧,再把各种花样图式织物補上,加以修缀,洗熨,就成各种各色的货品。
   花边的制法:是用纱线结成各种各式的网,然后用白色或颜色纱线编织成各种花款图样,有的不结网,而直接用纱线钩成各种货品。
   顾绣的制法:是在各种颜色的丝网或布的底布上用纱线绣成各种动植物或山水景色图案,在顾绣中兼用抽纱的制法的叫做“刁绣”。
   補布是北平妇女所特别发明的,及后潮汕一带亦照样仿效,它的制法:是在白色或颜色的底布上,按照用针刺成的图案纹线用不同颜色的布補上,便成各种货品,但也有兼用抽纱的制法“刁補”“帆目補”的。
   抽纱,花边,顾绣,和補布的制法,如果细分起来,抽纱方面还有:札目,帆目丝,万里思,述心,梯只,和硬挽的分别;顾绣又有刁绣,十字花,蕾花,轻工绣和重工绣的分别;花边亦有:丁边,菲力边,万里思边,以及最大区别的直边和曲边的分别;補布则有:帆目補、刁補、普通補三种。
   一件抽纱货品的生产,要经过如下手续:布料纱线由英国等地运来以后,首先是决定花的色样起草图案由专门人才拟构,这种图案师有把每张图案向各厂出售,也有作为厂的技术职员。洋商方面,有亲自带来外国图案家所设计之图案,分发各承办之华商公司或工头应用,工厂公司之剪裁部分就按照图样的形式去配合布料尺度,布裁好了,便是“针花”,就是把布样的轮廓针在格纸上,用一种蓝淀粉白蜡之结晶蘸以水将图案上之花样印上每一张布上,然后分发到各处工人照样去抽纱或補布,再由工头收回交到工厂修边,洗熨,装潢推销。
   抽纱工作是极少集中生产的,担任抽纱工作的妇女们全都分散在汕头临近各县四乡,工作的地方就是各人自己的家庭,由于这种情形,中间商人——俗称工头遂告产生,这些人经由各厂商洋行批来大批工作,然后分发到住在各乡村的工人手里去。
   抽纱工人的分布,是汕头,揭阳,潮安,澄海,潮阳,每一县的工人都有专长的一部分技术,揭阳方面是专长抽纱的,潮安方面是擅长顾绣,澄海是花边,潮阳是補布,所以每一件抽纱货品如包括有“抽”“绣”“補”几部分,那么先要送到揭阳去“抽”,然后送到潮安去“绣”或潮阳去“補”,才能收回到厂里去洗熨,装潢销售。
   抽纱所用的原料,有竹布(又名麻布),绞纱布,白洋布,元洋布,正士林布,包洋布,阴丹士林布,法丝布,瑞士丝布,以及我国苏杭丝绸,四川及揭阳、汤坑的夏布;纱线方面,有英国和法国日本的纱线,绣线亦称锦线,有法国线和汉口、广州的丝线。
   竹布有赤白厚薄长短阔狭等不同质量,薄的又名竹丝布,竹布最著名的是英国爱尔兰的出品,日本也有此项出品,但是质地很差,价格较廉适于制造粗点的货品,精细的货品非用英货不可。目前多用英国货品,竹布用途以抽纱一类为最多補布因亦采用之,质薄的竹布,单能用来制造抽纱手巾,质厚的制造床布,枱布和其他抽纱,補布有时也用厚竹布。
   绞纱布最大产地是英国,新加坡,荷属东印度,和暹罗(泰国),它的货质很好,不过价格太贵,日本也有出产,虽然质地不好,惟价格比较低贱,故市场或全为日本占去,绞纱布的用途单合于制造手巾,别种货品是不太适用的。
   白洋布在英国,日本和我国都有出品,用于制造床布,其他抽纱補布,也可以选用。
   正士林布,各国都有出产,但以英国出产最佳,这是因为它的质地坚固,色泽鲜美,我国也有类似士林布出品,但不称士林布,而称色洋布。此外阴丹士林布也是抽纱原料之一,它们是用以作抽纱顾绣補布货品,只有手巾不适用:因为外国士林布价格高昂,现在多用上海出产的色洋布。
   漂白元洋布,上海出产最多,价格很廉,其他各国虽然多有出品,但价格昂贵,所以多用国货,漂白元洋布,最适用於補花。
   法丝布是瑞士所出产,它的用途和竹丝布相同,只能制造手巾。
   苏杭丝绸是顾绣类的货品,用得最多,汕头抽纱的抽绣货和抽纱货,用揭阳汤坑夏布最多,四川夏布则以北平京绣的十字花货,用得最多。
   绣线纱亦称丝线,汉口、广州都有出产,质料很好,但法国D,M,C线比较更好,英国丝线还不能和法国相比,普通所用的丝线,都是国货,但高贵的货品,则用法国的D,M,C线。
   此外浆洗用的原料有草酸,灰锰氧,肥皂,针花画花用的原料有格纸,蓝粉,白腊,火水。
   抽纱顾绣花边和補布的成品,主要有下列各项:男庄手巾,女庄手巾,大小餐枱布,大小睡床布,大小桌面布,擦盘布,毛床布,桶盤布,大小几布,枕头袋,帐眉,床围,夜衣,衣架罩,睡衣,椅垫,晨衣,手袋,女莊内衣,窗帘,花編(用以装缀各种衣物之用)洗衣袋,乳套,童衣及其他家庭用具与装饰物品。
   四.抽纱业的经营和产销概况
   潮汕抽纱业的经营,基于利用妇女廉价剩余劳动与娴熟之技艺试外销诸条件,是采用分散生产集中运销的方式,从抽纱业发展诸关系去考察,作为抽纱业主要把持者的洋商,是操纵了抽纱生产者及消费者的关系,而华商买办与工头,除少数自力经营自力运销的华商外,大多数仰赖洋商鼻息,作为洋商的代办人,执行了剥削抽纱女工的作用,这是了解抽纱业经营的主要关键。关于此点,我们在后面抽纱工人的生活一节,将再加评论,此处先就抽纱业经营的组织,资本人工工资,产销概况,逐项述之如后:
   (一)工厂组织及厂数:潮汕抽纱工厂的组织,由于直接生产部分为抽,绣,補,大多分散于乡间妇女担任,故厂方组织甚为简单,其包括之工作职务如下:家长(即经理)管理全厂并领导各县乡工头,下设财副(会计)购销画花(图案)及“剪”“洗”“熨”“修边”等工作人员,另设管理员管理货物,男女工头以管理厂内工人,有时分担收发抽纱原料成品以联络散布乡间之领工或女工,亦有规模较大之抽纱工场集中一部分“抽”“绣”“補”“花边”等女工,在厂内工作,但为数是极少的,如以系统表示,约如下:
   家长(经理)…财副(会计)
   …购销
   …画花(图案)
   …管理员
   …男女工头…“剪”“洗”“熨”工人
   …“抽”’绣”“補”“修边”工人
   …各县乡工头…各乡女工
   …各县分场工头…各乡女工
   潮汕抽纱工厂之厂数,向无详细调查,据一般估计,大约汕头外资抽纱工厂约有二十余家,华资抽纱厂大小约一百家,外资工厂是完全代理性质或买办性质,而国人的抽纱工厂,则大都自己制造运外销售,至于潮汕其他散布在各县的抽纱作场,都是家庭工业式的,它们都是向汕头的抽纱公司或洋行,领取原料,转给各地工人制造,这些作场不过是一种中间商人或工头性质,因为它往往是由一个工头负责把原料分发女工而把成品收回,没有固定的机构,很难把它们的数量估计出来。
   (二)资本来源及估计数:潮汕抽纱业的资本,大都操纵在外人手里,在战前外资抽纱工厂,资本大的约在数百万元,而汕头国人资本最多者不超过一百万元,最小的只有三四万元,平均约为十余万元,在潮汕其他各县的抽纱作场,资本最多的只有数万元,最少不过几百元,平均起来美商投资占总额十分之七,我们只占十分之三,故在这种情形之下,国人所办的抽纱厂,便自然而然被外资所支配和垄断了。
   (三)生产量值:潮汕因为气候温和,民性淳朴,所以寒冬盛暑,都能尽力工作,因此货品也比较精巧,种类繁多。潮汕货品大部分为手巾,约占整个出品百分之五十以上,其中以法丝与竹丝手巾最著名,洋行定货动辄二三百万打,此外各种绣花的棉布,被面枕头套,床套,以及妇女小孩的内衣和各种家庭用具饰品,亦有大量出产。
   潮汕抽纱业经营的发达,不是国内其他所能比拟,战前出口旺盛时期,每年出口数额竟达二千至三千万元左右,据调查战前全国抽纱货品的出口,平均每年总计数额约在六七千万元左右,而汕头一地出口已占全国三分之一,汕头美商柯宝洋行,马禄夫洋行及中和洋行等,战前每年所办出口的数额,每家少则二三百万元,多则四五百万元,其他规模较大的商家,每年配货出口平均亦常在百万元以上。至于海关统计,对于抽纱出口的数字报告,多不甚正确。为抽纱出口免税,商人出口随意低报,此外水客带货,并不报价,据说商人出口低报货价的用意,是不愿给人家知道他们营业的巨大,可免引起多人注意不起竞争的缘故。
   (上海《文汇报》一九四六年七月一日星期一第五版)
   自从汕头沦陷以后,抽纱商号停顿或结束的十之七八,不得已勉强维持的不过十之二三,外商洋行虽然还有一部分在汕头继续雇工放工并派人到内地收买,但是数量不多,而且敌人禁止汕头抽纱出口,并禁止运到香港,只允运到上海(因为上海江海关已受敌人控制的缘故),故抽纱市场已陷停顿状态,直到战后,抽纱界才能重整旗鼓,筹谋恢复从前的经营。
   根据一位抽纱界朋友的估计数字,在民国二十九年(1940)间,潮汕抽纱生产的数值和工资如下:手巾三百万打;工资值三百万元,枱布工资值六百万元,花边工资二百万元,手巾枱布等布料共值四千余万元,出口值价约在八千余万元之间(均为当时国币价值)这个数字是可供我们参考的。
   (四)供销概况:潮汕抽纱业原料来源和销售市场,都靠外国,这是上面说过的,除若干运赴国内各埠销售外,余皆运销美国或英国,估计美国平均销纳数额约占三分之一强;英国和他的自治领地加拿大、澳洲以及殖民地印度和南洋马来亚属地等占三分之一左右,其他如法、德、比、瑞、欧洲各国和南美洲,菲律宾,荷印各地,约占三分之一。
   至于各国销纳的货品,颇有分别,大概美英德等国以精细货品较易销行,加拿大、澳洲、印度各地,多销价值比较低廉的货品。
   外销的手续约略有下述几种:
   1.由洋商在外国接到定单,寄运原料和图样,令他们在潮汕的工厂或办庄照样制造,制成后运回原处出售。
   2.由洋商在国内接到定单,即刻命令在华特派员,设法向华商和水客收买。
   3.由洋商直接向他们所熟悉的华商抽纱顾绣等商店定购,由潮汕华商商店承办制成后,配运到所定购的外商。
   4.由潮汕华商将流行的货品寄运到他的外国代理处或分店销售。
   5.由水客自行购买原料,自行放工制造,又自行带售给各华人抽纱願线商店,或是外国洋行。
   6.潮汕一部分华商预制大量抽纱货品,於每年夏天特派员或水客带到国内各大名胜避暑地,如庐山,青岛,莫干山,北戴河等地,售给避暑的外国人,或专门采购抽纱的外商。
   五.重重盘剥下的潮汕抽纱工人
   潮汕抽纱业的繁荣,抽纱品的精美,与乎抽纱商的豪富,会使每个羡慕抽纱业的人叹息的,然而在抽纱业繁荣的后面,隐藏着数十万抽纱工人及其家属的悲惨生活画图,却是每每被人所忽视,在此我们想籍调查所得,略述抽纱工人之分布,及其收入与生活的一般,以唤起人们对此问题之注意。
   (一)工人分布:潮汕抽纱工人的分布及其人数估计如下:
   区域人数擅长技术备注
   揭阳 15万抽纱
   潮安 15.5万顾绣
   潮阳,达濠 5.5万補布
   澄海 5.5万花边,京補
   汕头及附近 1.5万抽纱及洗熨修边
   合计 43万
   一般估计潮汕抽纱工人为数在四十万至五十万人之间,她们直接间接维持了百余万人的生活。
   (二)工资收入:潮汕抽纱货品工资计算法是计件工资。普通华商洋行及工头由洋商那里接到抽纱原料再转发乡间工头放发女工制造,期间要经过几层手续。每单位工资普遍由洋商规定下来叫洋行或工头包工代理,大约一般习惯,洋行要从规定之工资中抽取百分之三至七的手续费转发给工头承办,大工头转发给小工头,小工头再发给女工,多由双方协定,有时挣得很多,有时很少,普遍多在百分之十左右,有时高至百分之五十,在这种情形之下,抽纱女工所得的,自然就为数极少了。
   抽纱工作向来分“画”“绣”“抽”“補”等部分,工资之高低以每件工作轻重为标准。战前工人工资每日最高者约一元,普通者约角半,最低者不过半角左右而已,平均战前的每一工人每日所得,少者国币三四角,多则差不多一元,但因经过中间人多层剥削,工人实际所得工资,还不能达到这个数目,其工作劣者即劳苦终日,尚不能温饱,情形之惨可想而知。
   (三)抽纱工人生活:抽纱工人一般为乡村妇女,她们利用家务闲暇,从事抽纱生产,在一般农村破产状态下,乡村妇女要籍副业的收入来帮助家庭费用,因此一有闲暇,即夜以继日,拖着儿女埋首刻苦工作,在大小工头与洋商洋行的几重盘剥之下,她们不得不以宝贵生命力的透支来争取低微的计件工资的收入。她们往往带着幼小儿女从事工作,不管小儿的啼哭便溺,疾病,这种情形,只要我们到乡村一看,对于潮汕社会经济有很大的影响,且为我国对外贸易的主要外销物品之一,所以自抗战胜利后,必然引起中外人士的注意。潮汕抽纱商固已多方筹资筹谋恢复生产,洋商如柯宝与马勒夫洋行,亦已派员来汕进行业务,惟因交通尚未恢复原料未能源源供应,故生产工作仅籍旧存少量原料使之继续。但国内及海外需求则与日俱增,通货恶性膨胀又覆有增無己,外汇率無定,国币对外购买力日低影响所及。抽纱货品价格扶摇直上,不可遏止,如中上法丝抽绣手巾每打价至四万元左右,惟生产无法扩大。兹述当前各项重要问题如下:
   1.资本问题。战前潮汕抽纱业的资本,本多操在外国人手里。资本薄弱的华商,处处遭受压制无法抬头,再经此次对日抗战的影响,地方经济破产已达极点。因此目前可以有力量重整旗鼓的商家,他们的资本比之洋商更加薄弱,今后更加要遭受他们的压迫。
   2.熟练技工。自从潮汕於抗战期中沦陷以来,抽纱工厂完全停顿,加以潮汕空前粮荒,抽纱工人死亡或逃走到外地谋生(多数出嫁闽、赣及粤北等地),其损失情形前面已有详述,现在要召集过去熟练的工人,是不容易的,如果招训新工则时间与训练费所费自然甚大,目前华商是无力经营的。
   3.原料问题。抽纱原料,多赖外国供给,战前如此,今后如我国不能仿制仍将赖外国供给,已属必然。现在国际交通未能恢复正常状态,外国原料一时很难接济,若收买国内存货既极稀少,不易购到,而且价格又很昂贵,比如本年二月中旬的价格,法丝每吋市价已达一百五十元,最劣之竹丝,每吋价达一百一十元,且供不应求,而上海市场搜购应市,汕头方面有力者竞相囤积,价格昂贵,前所未有,可见情形严重之一斑。
   4.工人救济与提高工资。在目前海外交通尚未完全恢复,原料供应时断时续,原有工人生活在复员伊始,米珠薪桂中,挣扎之惨痛,是可想而知的,故抽纱工人之救济,是一重要课题。其次目前一部分恢复工作之抽纱商及领工,利用目前抽纱工人之紧急经济情况,所定工资每多过低,亦未能适应抽纱工人生活需要,如汕头市工厂工人每月最高工资仅一万元弱,而放工之手巾,每打上工者需一个月始能制成者,其工资也仅八千元左右,这个数目还包括工头之手续费用在内,实际上抽纱女工所得工资是不足自己温饱的,遑论赡养大小。目前抽纱价格扶摇上涨,工资虽略有提高,但显未达应有程度,尚需受放工工头与代办洋行之层层盘剥,故此问题殊值吾人重视。
   5.关税问题。潮汕抽纱制成品,过去运销出口,不必缴纳出口税,但一运到外国便被籍口保护关税,课以重税率,如美国方面海关竟课以百分之一百的进口税,甚至有些国家竟课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税率,此项问题目前因外销尚未完全恢复,故未至严重阶段,但未雨绸缪,当局应以国家立场,向外国政府交涉取消,以利抽纱之产销。
   (上海《文汇报》一九四六年七月二日星期二第五版)
   此外今后抽纱品销场,从种种方面观察,仍将集中美国及加拿大,故关于抽纱品式样颜色及图案,均应有详细之调查设计与改进就可明白,女工们为着生活无法拒绝工作,有时于疲乏与气愤之积竟迁怒于抽纱货品,用抽纱货品替孩子们擦拭鼻涕,粪便以泄其余愤。女工普遍患近视眼病,和腰疼病,营养的不良,是一般现象。而领工们的随意挑剔其工作,减发工资,尤使他们有苦难言,然而由于抽纱女工之缺乏团结,她们是只有任人宰割剥削的啊!
   由于乡村环境分散与工作的限制,与乎乡村妇女知识的浅陋,女工们中间是毫无组织的,就是汕头市内集中工作的女工们,亦没有自己的组织,汕头市有一间抽纱同业公会,但那是商人的组织,与女工们是毫无关系的。
   自珍珠港事变后,敌人把美商抽纱工厂全钉封了,所有抽纱存货资金被掠一空,而潮州民国卅一年(1942)大米荒的浪潮加重打击了抽纱业,计从民国卅一年(1942)十二月八日停顿以至今日,几十万抽纱工人遭受敌人惨酷的蹂躏,和饥馑的摧残,死的死了,散的散了,从而为了生活问题,干着出卖青春皮肉的勾当,及茶楼酒馆的女侍生涯,据一般估计,这几年来在敌人魔手下潮安和潮阳陷敌最久,死亡和散失的工人约百分之六十,揭阳澄海则较微,平均起来,可能复工的只有百分之五十而已。
   六.当前问题及其解决途径
   潮汕抽纱业在抗战期中,遭受着敌人的严重摧残,已到了破产的地步,其恢复是非常困难的,然而抽纱业既是潮汕主要的手工业,俾能适合战后市场之需要。
   潮汕抽纱业当前问题已如上述,在这些问题中,吾人认为基本的问题乃在市场与原料均须倚赖外国两点,资金问题虽属严重,仍可设法补救,因为市场控制在外人手内,而原料又不能源源自行供应,洋商占地利及优先之势,华人极不易与之竞争,这是基本问题所在。
   解决潮汕抽纱业当前问题:政府应设法领导华商及抽纱工人基于国家利益立场,筹谋由洋商手里夺回抽纱业之操纵地位,其办法应包括:
   (一)设立抽纱国际贸易机构:政府一面筹拨基金,从事产制,及出口经营,一面协助人民办理国际运销,和原料供应,而不是新的垄断与专卖统制,以致与民争利,影响人民与政府之合作。
   (二)鼓励:鼓励人民组织抽纱产销合作组织,以协助政府并与政府贸易机构密切联系。
   (三)外商自办:外商自办抽纱产销应受政府贸易机构之管制。
   (四)官商合作:官商合作创设抽纱原料制造厂,以谋原料之自给自足。
   (五)国家银行及政府:国家银行及政府抽纱国际贸易机构与合作辅导机构,联合推动抽纱工人组织合作社,并低利贷款经营生产,以配合外销。
   (六)平等互惠:根据平等互惠办法,由政府向外国政府交涉抽纱货品进口税。
   (七)福利:办理抽纱工人各项福利教育事宜。
   关于救济抽纱女工与技工训练问题,亟应促起政府及救济机构之注意,目前国际救济会潮州分会在汕办有抽纱图案训练班,训练学员三十人,仅为此项工作之提倡而已。至于首要解决海外交通问题,并请善后救济总署收购抽纱原料运回国内,供应各抽纱业的需要。
   七.结语
   潮汕抽纱业在战前国际贸易上已占相当地位,潮汕人民一部分依靠抽纱品换取来的外汇和工资,购买其他所缺乏的米粮和其他日用必需品,单是米粮一项,每年由汕头进口的就有二百万担以上,因此抽纱业在潮汕社会经济上的地位,亦是很重要,所以它的复兴有其重大的意义。
   工业合作社是组织抽纱工人从事生产改善生活的重要方式,工合社的平等民主组织与精神,可以教导他们团结一起,学习业务经营以及改善自己的技术和生活,而使生产不断提高,其结果并将促使中间人的盘剥制度减弱或崩溃。
   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前在梅县办理的抽纱工合社就是一个试验,虽然在战争中由于市场原料资金种种限制,迫得暂停生产,但工合社民主合作的精神,却永远为大家为社员们所永记不忘,而这些老社员显然将在新工作中居于推动的主干的地位。
   复兴潮汕抽纱业是一个并不简单的工作,为着增进国际贸易与潮汕社会经济,并为改善抽纱生产制度与改善潮汕工人生活,应该运用以往的经验和目前的有利条件,参加这个工作。
   第一,广泛用工合社组织抽纱工人教育并推动她们用组织的力量,争取提高工资,去对抗中间人的剥削,并在工作中逐渐产生自己的工合社业务经营人才,巩固工合社业务,以达自营自有自享的目的。
   第二,向救济机构与银行争取贷款协助她们自购原料,自营产销,以享受应得之全部利益。
   第三,工合社美国推进委员会及工合国际协会,可以在原料供应与成品推销方面,予抽纱工合社以协助,以扩大产销。
   第四,工合社的组织精神和实务设施,教育、福利事业,各项公正设备,以集团生活,足以鼓励工人们走出狭隘的乡土观念,团结在工合社周围,为提高生产与改善其生活而不断工作,其结果将使抽纱产销制度逐步改善。
   无疑的用工合社方式去组织抽纱工人,去促进抽纱产销,是改善抽纱生产诸问题的重要步骤之一。
   (上海《文汇报》一九四六年七月三日星期三第五版)
  
   □林飞达
  
(发表日期:2017年8月18日)
w 研究中心创建“潮汕小食文化沙龙”
w 研究中心传播办与诚敬传统文化讲习堂联合举办暑期公益培训班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举办“红头船精神”专题展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潮汕图书文档资料库” 启事(2)
w 新加坡“世界华文学会”开展潮汕侨批研究
w 儒释道融合的丹砂古寺
w 《潮汕的抽纱工业》
w 清末汕头埠的保险业
w 宋湘诗联咏潮汕
w 汕头小公园及周边骑楼细部艺术形态研究
w 国内少见,具有较高文物史料价值清代“猪仔契”见证潮人劳工屈辱史
w 晚清著名将领,官至云南提督黄武贤究竟是谁的部将?
w 《清代东南洋航海图》:见证南澳在古代海丝中的雄强地位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潮汕图书文档资料库” 启事
w 700多年前南宋皇朝开凿海丰古运河宋溪:海上丝绸之路的黄金水道或将消失
w 《父亲批信札记解读》
w 《潮剧唱片大观》上中下
w 《一代名家妙曲传》
w 《难舍的根脉潮汕侨批山水封欣赏》
w 《潮汕侨批书法荟萃》
w 《馆藏晚清侨批选读》
w 《做缶与读缶:近现代枫溪潮州窑陶瓷业访谈录》
w 《醉经楼集》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