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林大钦辞官之谜

林大钦是潮汕地区历朝科举的唯一文科状元,他的廷试策不但深得嘉靖皇帝的赏识,在民间也广为流传。潮州先贤陈衍虞在《林东莆先生文集序》中这样说:“先生年二十二对大廷,咄嗟数千言,风飚电烁,尽治安之猷,极文章之态。世庙(世宗)拔之常格,擢殿撰,一时传写其文,纸价为贵。”林大钦的廷试策因为说出了当时百姓的心里话,所以他的文章才能“一时传写其文,纸价为贵”;也因为他的文章有“风飚电烁,尽治安之猷”的凌厉风格和切实建言,说出了嘉靖皇帝的企望,才有了“世庙拔之常格,擢殿撰”的科考结果。在此,林大钦可谓仕途无量,结果他只是在朝廷干了三年后便辞职回乡教书,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来。不但如此,由于他的天年不永,三十五岁而终。这种结局大失世人所望,叹惜不已!
   林大钦在朝廷只干了三年就辞官
   林大钦刚进翰林时,就被安排参与修史的翰林院工作。一般的说法,都认为林大钦是因母亲体弱多病而辞官回家照顾母亲。而薛侃(薛中离)认为林大钦辞官的原因是因为他很有气节,不愿迎合权贵。他在为林大钦所撰写的《传》中这样认为:“林大钦有这么高的声望地位,实在是出于张孚敬和汪鋐的举荐。二人既然得到这个门生,而林大钦又是皇帝直接挑选的人材,只要林大钦稍为顺应他们,立即会被提拔为朝中的大官,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林大钦为什么不去亲近他们呢?原因是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好象生病一样,发热极度就会跟寒冷一样而发抖。无论是周旋或应付奉承,这些都不是古今有学识之人的节操;而那些居高位有势力的人,他们的仕途祸福相因,互相依存,林大钦是一个清净守节的人,他怎能因为要权位而象女人涉水揭衣一样袒露自己而迁就呢?”
   据《明世宗实录》载:嘉靖十三年三月初五(辛未),“命国子监祭酒王激;翰林院编修童承叙、杨维杰、欧阳衢充经筵讲书官;翰林院修撰林大钦、王汝孝、华察,编修唐顺之、陈束、杨瀹、卢淮、陈节之充经筵展书官。”林大钦被朝廷命为展书官以后,每月要参加一次皇帝的“经筵”(给皇帝讲学,陪皇帝读书),可以说与皇帝是零距离的人了,随时都有飞黄腾达的机会。但林大钦为何最终选择了辞官的道路呢?这点我们可以从《王心斋年谱》找出其中之倪端。
   崇尚“王学”倾于学术
   据《王心斋年谱》载:“(嘉靖)十一年壬辰正月,门人方献夫合同志会于京师。自师没,桂萼在朝,学禁方严。薛侃等既遭罪谴,京师讳言学。至是年,编修欧阳德、程文德、杨名在翰林,侍郎黄宗明在兵部,戚贤、魏良弼,沈谧等在科,与大学士方献夫俱主会。于时黄绾以进表(进呈表章)入,洪(莆)、(王)畿以趋廷(小步疾行,以示庄敬)对入,与林春、林大钦、徐樾,朱衡、王惟贤、傅颐等四十余人始定日会之期,聚于庆寿山房。”
   《王心斋年谱》又载:“(嘉靖十三年)夏,五月,修撰林东莆(大钦)、给谏沈石山(谧)、访先生于泰州。遂游金山江都,令王卓峰(惟贤)同
   往。”
   原来,林大钦在未高中状元之前,已经受到王阳明学思想的影响,成了王学的“同志”。为此他也认识了很多王阳明的弟子,也闻说王心斋是个贤而不仕,很多门人都是有才干的人,而对他十分仰慕。嘉靖十三年三月,他被朝廷命为展书官后,因有公务要经过扬州,写了一封信给王心斋说:扬州离泰州“不数十里,此怀依依,能忍不见?当诣(晋谒)潜龙之室,听教几下。”
   林大钦到了泰州之后,拜访了王心斋,受到他与弟子们的热情款待,并一同游览了金山。在此他感受了一位大学者的教益,对这位自立门户开创泰州学派的大师肃然起敬。林大钦经过泰州拜访王心斋之后,使他感受到泰州学派对王阳明学的继承与弘扬,有着自己的独立风格。深刻地认识到培育人才兴邦报国也是舒展自己雄才大略的广阔天地。
   林大钦的母亲被他接到京城后,由于水土不服,长期生病,所以他向朝廷请假要送母亲回家养病。故在嘉靖十三年七月初三(戊辰)日,皇帝批准了他的要求:“翰林院修撰林大钦疏请给假送母还乡。许之。”由于他的母亲回家后病情还没较大的起色,故此他又写上奏章,并请内阁大臣李时代他向皇帝求情,请求把他外放到离家乡较近的地方。可惜他的要求未能得到皇帝的批准。也因为嘉靖皇帝喜怒无常,而张孚敬和汪鋐这二个人都是皇帝的重臣,且好玩弄权术,耍阴谋。所以林大钦只能选择了回归故里兴学育才报国的道路。
   兴学育才修堤扶贫
   据林大春、薛侃二人撰写的《林大钦传》载:林大钦回到家乡后,“居东莆山中,筑室以聚族人,族人待而举火者数十余家。”“结讲堂华岩山,与乡子弟讲受六经,究性命之旨。”就是说,林大钦回到家乡后,聚集族人在东莆山办起学校,其族人为他生火做饭的就有数十家,可见前来求学人数之多。他给弟子讲授朝廷规定科考的《六经》(四书和五经的合称),探究“性命”(儒家哲学)的宗旨;特别是对王阳明学的讨论,犹为深入探究。不但如此,他还在“华岩讲旨”中,主张写文章要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不应象在田间的农夫一样空谈王公的富贵一样道听途说;指出读书应该“察其义”、“会於心”,做到真正理解运用。不但如此,他还经常与当世名士,如吉水罗洪先、安福邹守益以及同里翁万达、薛中离等互通书信,切磋学问。当年他讲学的旧址“宗山书院”牌坊今还尚存。
   薛侃在《林大钦传》还说到:有一年,东莆都隶属的堤被河水侵蚀出现缺口,没有担任修复河堤的负责人。林大钦说:“这是我的责任。”他主动挑起负责修复大堤的责任,动员乡里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并用石头把这条河堤砌得十分牢固。由于河堤的坚实,河水不再泛滥,东凤一带的邻乡也都同时受益,不再忧虑崩堤遭受水灾之苦。
   林大钦不但热心于梓里的公益事业,他也十分关心那些贫苦村民的疾苦。林熙春在《为诸生呈林太史乡贤稿》和薛侃的《林大钦传》都说到:他的朋友洪震父和许若园先后死去,因为家里很穷,林大钦亲自为他们扶柩,为他们修墓,帮助他们的家人为其料理后事。在家乡,或代他人写婚约,或赠人之衣物,他都不分贵贱而为。尤其他在家孝顺母亲的举止,极为薛侃和林熙春的赞誉。
   林大钦归里后的言行,正如他在《书太安人不事佛语》中教育子孙所说的一样:“敬事祖宗,和惠亲族,慈恤卑幼。”
   林大钦的遗著有《东莆先生文集》,1995年经黄挺教授整理、校注后出版为《林大钦集》,饶宗颐教授为其书名题字。
  
  
   □林泽茂
  
(发表日期:2017年8月11日)
w 研究中心创建“潮汕小食文化沙龙”
w 研究中心传播办与诚敬传统文化讲习堂联合举办暑期公益培训班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举办“红头船精神”专题展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潮汕图书文档资料库” 启事(2)
w 新加坡“世界华文学会”开展潮汕侨批研究
w 儒释道融合的丹砂古寺
w 《潮汕的抽纱工业》
w 清末汕头埠的保险业
w 宋湘诗联咏潮汕
w 汕头小公园及周边骑楼细部艺术形态研究
w 国内少见,具有较高文物史料价值清代“猪仔契”见证潮人劳工屈辱史
w 晚清著名将领,官至云南提督黄武贤究竟是谁的部将?
w 《清代东南洋航海图》:见证南澳在古代海丝中的雄强地位
w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潮汕图书文档资料库” 启事
w 700多年前南宋皇朝开凿海丰古运河宋溪:海上丝绸之路的黄金水道或将消失
w 《父亲批信札记解读》
w 《潮剧唱片大观》上中下
w 《一代名家妙曲传》
w 《难舍的根脉潮汕侨批山水封欣赏》
w 《潮汕侨批书法荟萃》
w 《馆藏晚清侨批选读》
w 《做缶与读缶:近现代枫溪潮州窑陶瓷业访谈录》
w 《醉经楼集》
购书可QQ交谈
版权所有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新路99号
电话:0754-88633440 传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头市金湖路玫瑰园29栋西座五楼
电话:0754-88629150 传真:0754-88328611
粤ICP备05098359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4号


本网链接logo